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神秘的走婚大峡谷(上)  

2005-06-19 23:30:00|  分类: 走婚部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秘的走婚大峡谷(上-原创)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神秘的走婚大峡谷(上)
 
                                       作者:右岸左人

1. 走婚大峡谷的由来
    2003年7月,四川甘孜州雅江县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了“雅砻江走婚大峡谷”的商标,同时四川乃至全国的许多主要媒体都争相报道有关“走婚大峡谷”的旅游信息,标志着作为藏族康巴文化一个重要内容的“扎坝民俗风情旅游”正式启动。
    据我所知,四川至今仍有多处地方还保留着走婚习俗,除川滇交界处的泸沽湖(摩梭人),还有凉山州木里县的屋脚蒙古族自治乡屋脚村、利家嘴村(蒙古族,亦有学者认为是摩梭人),据说甘孜州丹巴的巴底和相邻的阿坝州的金川藏族也保留有“爬墙子”的习俗,还有新近被媒体炒得沸沸飏飏的甘孜州扎巴人(藏族)的走婚“爬房子”。
    从上个世纪初至今,研究泸沽湖摩梭人母系社会走婚习俗的专家学者云集,成果丰厚,发表出版的文章、调查报告、专著很多,已成为民族学、人类学研究的一大热点,研究木里县利家嘴村走婚文化的著作今年也出版了,可对于正在大量涌入游客的扎坝“走婚大峡谷”,除了一些新闻炒作类的报道外至今还没有一篇严肃的田野考察报告和一本关于其母系社会走婚习俗文化的研究论著。在对“扎坝文化”还没有进行深入研究并采取必要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贸然开展大规模的旅游活动,原生态的“扎坝文化”将会受到外来文化的巨大冲击迅速演变;而且,鲜水河上正在准备修一座大型电站,2017年完工后大坝的蓄水将淹没大多数村落,也很可能淹没走婚文化。因此,考察“扎坝文化”、研究社会发展、旅游发展与文化保护的对策具有燃眉般的紧迫性。
    我认为四川“走婚大峡谷”有大概念和小概念之分。小概念的“走婚大峡谷”,即鲜水河走婚大峡谷,指雅江和道孚两县交界处的鲜水河扎坝地区——位于雅砻江支流鲜水河下游两岸狭长的河谷地带;大概念的“走婚大峡谷”,有人称作“走婚文化带”,即雅砻江-大渡河走婚大峡谷,指金川、丹巴、雅江-道孚(扎坝)、木里、泸沽湖一带,它们同属雅砻江流域。藏学家任新建说,《唐书》里记载的东女国范围就在今天川、滇、藏交汇的雅砻江和大渡河的支流大、小金川一带。走婚制度是女性文化的标志,雅砻江流域当年很可能被这样的婚姻制度所主宰,而现在只剩下这样几个孤岛。
    “雅砻江-大渡河走婚大峡谷”这一区域,正是中国古代东女国的领地。据《旧唐书·东女国》记载:“西羌无别种,俗风女为王”。“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二十日行,有大小八十余城,王居名康川,中有弱水南流,用牛皮船以渡,户四万从,胜兵万余人。”女王住九层的高楼。居民“散在山谷间。”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封其王越戈为昌王,是后以男子为王”之始。东女国实际是当时的一个部落国家,为唐的附国,后为吐番所征服。今天的“走婚大峡谷”,应当是母系氏族社会残余,是“女国文化”的遗存。
    小概念的“走婚大峡谷”扎坝,包括雅江县瓦多、木绒两个乡,道孚县的雅卓、扎拖、下拖、红顶、仲尼等5个乡,合计7个乡人口10000余人(鄂伦春族总人口数还不到一万人),属“母系氏族社会遗存文化区”。至今学术界还没有对扎坝社会、经济、文化进行过全面系统的研究。扎坝话是一种独特的地方语言,同外面的藏语不一样,扎坝之外的当地人都听不懂。在这个大峡谷里,怎么会形成“语言孤岛”?他们从何而来呢?他们的母系社会的残留为何能保留至今?对此进行研究的学者寥寥无几。
 

2.扎坝人从何而来

1882年,英国学者巴卡尔在《中国西部旅游及考察》一书中提出了扎坝话属西夏语系的假说。20世纪30年代英国人活尔芬顿在《西夏文西藏译音说》中称扎坝人就是早已消失的西夏王朝后裔。民间也有这样一说:扎坝人在远古时代是一个剽悍好战的民族,因为树敌过多而迁徙至现在的居住区。有考古学家从扎坝土语最基本的词汇和发音上研究,发现扎坝土语与西夏语十分相似。也有人认为“扎”这个词是藏语的音译,为居住在岩石下面的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黄布凡等几位民族语言专家曾对扎坝语做过一些研究。最近上海复旦大学语言系龚群虎教授对扎坝语进行了实地调查,认为扎坝语是藏缅语系中比较古老的古藏语分支。而据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世上共有360种语言,各民族分配语言时扎坝人迟到了,没有得到独立的语言,于是其他民族都给了扎坝人一点,就构成了今天的扎坝话。这是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传说,巧合的是扎坝语中确有多种语言的“痕迹”。

四川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任新建不同意以前一些学者对扎坝人来源的观点。他认为,扎坝话在语法构成上同藏汉语族的藏语支有一些明显的差异,同羌语支也较为接近。它的词汇中有借用其他语言的成分,但不多,很难对它下一个确切的定义。“说扎坝人是西夏党项人迁徙后裔有些站不住脚。”他的理由是“西夏根本就不是母系社会。”“扎坝人很可能是历史上失踪的有名的‘东女国'的一个部落残余。”

任新建说:“根据我近年来的研究,结合对扎坝地区周围环境,我发现扎坝人的风俗习惯同历史上记载的‘东女国'非常相似。”在隋唐时,青藏高原有两个“女国”,一个在西藏境内,一个在康巴地区的东部。在《北史》、《隋书》以及新旧《唐书》等史记中都有记载。为区别西藏境内的“女国”,因而将康巴地区的“女国”命名为“东女国”。按照《旧唐书·东女国》记载:东女国东北和孟州党项相邻,东南与白狼、罗汝诸部毗连,西北则与多弥之地相邻。据此,大概把“东女国”的范围划定在今天甘孜州的丹巴至道孚、雅江等一带地区。扎坝也在这个“东女国”的范围内。“当时所说的‘城',就是一个个散居的村寨。而扎坝就有可能是‘东女国'80余城的一个。”据他分析,“东女国”的中心在今天四川甘孜州的丹巴县至道孚县一带,也属于党项羌。然而,丹巴等处于交通要道的地方,开发程度比较大,受外界影响多,许多古老习俗比如以女子为家庭中心的习俗至少到了清代就已经消失。但是,由于扎坝地处峡谷,与外界隔绝,因而古老习俗得以保留。比如扎坝人住碉楼,就与“东女国”人住高楼相印证;而扎坝家庭以母亲为主的母系氏族残留,更是“东女国以女为王”的写照。“可以这样说,扎坝人是历史上失踪的有名的‘东女国'的一个部落残余。保留着古党项羌的语言和‘东女国'的习俗。”任新建认为“扎坝的母系社会残留非常典型,家庭非常复杂,很值得研究。”

接《神秘的走婚大峡谷(下)》

                                   神秘的走婚大峡谷(上-原创)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下扎坝妇女服饰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