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具有世界品级的遗产地不能只算小账  

2006-11-18 19:23:00|  分类: 旅游研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请看《中国青年报》上的一篇文章——

     具有世界品级的遗产地不能只算小账

  11月3日,记者就马岭河大峡谷开工兴建电站之事,采访了北京大学世界遗产研究中心主任谢凝高。

  谢凝高说,“现在,中国旅游者的欣赏水平提高得很快,追求文化品位、寻求科学知识,渴望欣赏到原生态的自然景观,而一些地方的决策者却远远跟不上,还是要在风景区、自然保护区里超量超载地搞开发,以为把交通搞得四通八达才好,恰恰不知道保留原生态的景观环境,在山林小道、山涧溪流间走一走才更能感受愉快,才能更能体现景区的价值。”他说,地方官员不要只看这一片景区、自己管的小圈子能产生多少效益,要去看它连带产生的综合效益。“要明白一点,正因为没有大坝,没有被破坏,它才会不断升值。反之,没有了峡谷,没有了激流,没有了世界独一无二的景观,谁还会来?谁还会坐飞机到昆明(距马岭河最近的机场),再转车或自驾车走你的高速公路过来?谁还来住你县城里的宾馆,买县城的土特产?不会再有漂流的收入,国内外高层次的科学考察也没人来了。”

  谢凝高说:“大坝让我们失去的可不仅仅是自然景观和特有的动物植物。”

                                    (《中国青年报》张可佳/文)

------------------------------------------------------------

       下面我的文章不是反对修电站建大坝——这是已经列项的国家工程,我只能讲“善后”,谈论一下“补牢”——

            建电站,扎坝走婚文化能否保护下来?

                                                   右岸左人

    渐显声名的鲜水河走婚大峡谷,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道孚县交界处,因其独特的文化而日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但同样受到人们关注的是,在鲜水河与雅砻江、庆大河汇合的口子上,即将修建一座“两河口电站”,2008年开工,2017年封坝蓄水,2018年完成,前期工作已于2005年底启动。

    据报导,两河口电站是雅砻江中下游11级开发的“龙头”水库工程,其地位相当于金沙江上的虎跳峡龙头水库。电站坝址位于雅砻江、鲜水河和庆大河交汇处附近,坝址海拔2640m,装机容量300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116.87亿千瓦时。这是件鼓舞人心的好事,会给当地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但我们不能因此陶醉,还须正视建设电站对扎坝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据称,“两河口水电站水库两岸人烟稀少,大部分耕地分布在半高山地带,正常蓄水位2880米,平均每万千瓦迁移人口16人、淹没耕地26亩,在全国是罕见的。”就此比例来说,尽管“在全国是罕见的”小,但对于总人口仅9000多人的“走婚大峡谷”来讲,所占比例就是非常之大了。仅雅江县境内就得拆迁4200多人,加上上扎坝五个乡,“走婚大峡谷”总人口的一半以上都得搬迁,多半村落将被淹没。

    扎坝的母系制走婚习俗是有其人文背景的,也与其生态环境密不可分,和鲜水河峡谷的自然环境以及由此产生的生活方式紧密联系在一起。文化的传承者是人,扎坝原生态文化的传承离不开祖祖辈辈生活于其间的扎巴人和由他们组成的村落。

    两河口电站的修建,将淹没上下扎坝很多村寨,扎巴人因此而必须迁徙。如果扎巴人被“移民”到更富足的地方,扎坝村落由此消失,扎巴人就会消融在茫茫人海里。失去了鲜水河峡谷的自然土壤和文化土壤,瓦解了扎巴人的传统村落,扎坝走婚习俗生存的平台也就消失了,扎坝的母系制走婚文化即将不复存在。

    因此,扎坝村落的整体原地上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它至少保存了母系制走婚习俗赖以生存的人文环境。但是,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必然会引起他们生存方式的改变。韩愈曾说过:“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里的“预”字可以理解为一种预见性。对这种改变,预之,则可能变得有利,使扎巴人的生活质量大大上一个台阶,变得更加美好;不预,没有预见和应对的措施,搬迁则可能成为母系制走婚文化的灾难。就地上移之后,高山之肩和高山之顶没有多少耕作的土地,不少生长松茸和虫草的山林淹没在湖水中,他们将如何生存?峡谷变湖泊,山地之子的扎巴人将变成水边之民,环境的骤然改变他们能适应吗?如何利用水资源开拓新的生存空间?“峡谷文化”如何向“湖泊文化”转型?新的生活方式将对以走婚为标志的母系文化带来怎样的影响?——这是摆在甘孜州、道孚县、雅江县的领导和民族学、人类学专家们面前的一个亟需研究的、刻不容缓的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