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单之蔷:在路上啊在路上  

2006-11-18 09:15:00|  分类: 篱外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有单之蔷那样的职位,我也没有那样的权力,更没有他那样的成就感!但是,我也一样“在路上啊在路上”(“累并快乐着”),比他还多了一点,那就是“在现场”!

在自然的现场(不仅是冰川),在文化的现场,让我连通了梦想与现实。

为此,我自豪!



           单之蔷:在路上啊在路上  

  他也许是中国媒体主编中最能云游四方的一个人。在《中国国家地理》执行总编的职位上,他对冰川地形有近乎偏执的热爱。在路上,使他连通了梦想与现实。

  单之蔷在飞行途中常常无法入睡,那时候他习惯打开电脑写作。一路的旅行随笔,背后是多年的学识与见识的积累。他曾经是一个哲学课堂上的中文系旁听生,之后的人生履历却让人感叹。

  2006年10月18日凌晨,单之蔷还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仰望星空,18小时后,他已经倚靠在办公室的座椅上回忆这段经历。这或许就叫“梦想般行走”。“那里天气不好,专家都劝我们不要去冒险,但是我总预感云雾会消散,而我一定能见到南迦巴瓦雪山。”单之蔷说,“我相信对朝圣者来说,奇迹会出现。”

  2003年,单之蔷第一次去冰川。四川省康定县海螺沟附近的冰川使他震撼。从此,单之蔷爱上了这种景致。对他来说,作极限征服不是目标,登山最大的目的在于突破了生物圈,远离世界。

  对今人来说,地理的美学意义已经被挖掘得差不多,比如说,人们一到庐山就会想起李白的诗。“今人的审美其实被束缚在前人的圈子里,没有新鲜感。”在单之蔷的概念中,冰川的魅力在于地理控制了人。它比人更强大,这就是自然的力量。

  单之蔷喜欢摆弄文字,《中国国家地理》的卷首语一直由他操刀。“我写了这么多,因为我比较自信。”媒体同行说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审美视角。长久以来,人们说起四川还总是想起川东的中低山,而单之蔷则一再提醒人们川西极美的雪山。有人批评单之蔷总是爱去西部。单之蔷的解释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对东部的关注已经太多。”而西部对人们来说还是个刚刚打开的世界。“我们有责任把西部揭示出来。”

  单之蔷曾在吉林白山市环保局工作。1981年,单之蔷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在这里,西方现代哲学史、西方哲学史都对他产生了影响。

  1985年,单之蔷毕业后分配到人民日报海外版经济部,当时他身上隐约带着点中文系的气质,他对领导说:“我喜欢文学,想到文艺部去。”可今天,单之蔷完全换了口气,他说:“我没进文艺部是幸运。”单之蔷觉得,无论如何自己不会成为文学男青年,因为“喜爱哲学与自然科学的人一般不会有文艺化倾向”。

  做经济记者,使他不再务虚。之后,单之蔷来到《中国国家地理》。在这里,他更愿意以一个媒体人的身份而不是科学传播者的身份发出声音。单之蔷的理想,是把中国的地理和美丽山川展示给国人。

  “在路上”对单之蔷来说,是一种永恒的精神。单之蔷并不年轻,但是他说,他还有无穷的事情要做,生命对他来说还远远没有饱和。

                                       (据《新周刊》孙琳琳/文)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