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飞车大峡谷,直奔扎坝走婚部落(上)  

2006-07-27 00:00:00|  分类: 走婚部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飞车大峡谷,直奔扎坝走婚部落(上)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飞车大峡谷,直奔扎坝走婚部落(上)
 
作者:右岸左人



   
6月29日的晚宴上,金总说,明天我给你派最好的师傅去扎坝。
      30日上午9点多钟,一辆皮卡(轻型客货两用车)开到宾馆。我和雅卓乡书记蒋小兵上了这辆沾满泥浆的“拖板鞋”。我坐在副驾驶位子上,问,司长贵姓?师傅答,免贵,我叫王显强,叫我强强好了。他告诉我的是汉名,但看他的脸形轮廓、肤色,是藏族无疑。
       车一启动,王师就开始打口哨,吹的什么曲调听不出来,这不重要,反正表明他心情不错。车跑得很快,扬起一路烟尘,挡风玻璃早已蒙上厚厚一层灰,使蓝天白云也为之色变。刚走出城郊平坝,公路便钻进大山进入了狭窄的鲜水河峡谷。本来宽阔平静轻歌曼舞的河水,陡然变成了醉汉,逢坎跳坎逢崖跳崖,跌跌撞撞,奔腾咆哮,直向南闯去。公路也随着这醉汉的脚步一高一低一弯一拐地逶迤前行,一会儿在峡谷半山腰穿行,一会儿又落入谷底腾越,一会儿蓝天白云,一会儿水拍石崖。
       当拐第一个险峻急弯时,便听见王师喃喃自语,稍加留意便听清他正急促地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原来是在祈求平安!车一过弯道,他便又轻快地打起口哨来了。
       我问:“王师,你对这条道非常熟悉吧?”
       "我以前在沟里面林场开车,这条路,少说也跑过一千次了!”
       看他那自信的口气和大约40岁的年龄,便知道他不是吹牛。
     “难怪你这么轻松,驾轻就熟哦!”
       强强笑笑,打开音响放藏歌,他边听边唱,唱得虽不怎么好,却哼得有板有眼。那些歌我大都听过,比较熟悉。后来他换了一盘,放起了流行歌曲。


          “好难过,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结果,结果
        你说过,这辈子你都不会离开我,离开我
        太多太多,让你迷惑
      最后你还是离开了我
      开始沉默,什么都不说
      就让泪水慢慢的滑落

      不要再来伤害我
      自由自在多快乐
      不要再来伤害我
      我会迷失了自我……
      不要再来伤害我……”


    强强唱流行歌曲唱得很投入,似乎真的在苦苦祈求“不要再来伤害我”!
       我问,这歌名就叫《不要再来伤害我》?
       他只应了个“是”字,又继续自顾自地摇头晃脑地向那个“伤害”了他的人祈求了。
       一路都是“不要再来伤害我”的歌声,仿佛响彻整个鲜水河峡谷,河水流到哪里,我们的车开到哪里,歌声响到哪里。
       我开玩笑说,王师,你这藏族歌手成了情歌王子了!
       鲜水河峡谷地形奇特,河水湍急,迂回曲折,象桀骜不驯的野马,这时突然陡地来个连续转弯,画出了一个大大的S形湾道。我们停下车,驻足观看,好美啊,河湾里是碧绿的田野,点缀着一座座藏式碉楼,一幅世外桃园的美丽景象。我说,给这个景点取个名吧,就叫鲜水河第一湾!他们都说:“就这名儿好,鲜水河第一湾!”
        接下去,又发现了第二湾、第三湾……一个又一个S形、U形的大回湾,勾勒出鲜水河逶迤曲折的苦难历史和在夹缝挤压中不屈不挠奋勇向前的倔强个性。
        霎时,一阵急雨来袭,豆大的雨点打在车窗上,噼里啪啦炸开一团团泥浆。这车太脏,满是灰,遇到水,全搅成泥浆了。他开动雨刷,就好像在搅动这些泥浆,匀匀地涂在了玻窗上,再喷水,清洗了好几次,车窗才变得明亮起来。
        雨过天晴,阳光明媚,鲜水河峡谷的青山绿树显得更加鲜亮。
       王师大喊:“快看——松鼠!”一只松鼠横穿公路,飞快地窜到崖边的松树上。
       车到一陡峭崖壁处,经幡连绵,形成一红色的狭道,显然前面又是一个急弯,王师急促地念起了“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行过艰难处,王师打了一声口哨,说:“今年春节,就刚才那地方,出了一次特大车祸!”我回头去望,早已不见那峭壁。
        坐在后排座上的小兵说,是老乡开的拖拉机,14个人,本来是去泡温泉的,不料车翻下去了,死8个,伤两个,摔出去的4个人幸免于难。
        王师补充说,出了特大事故,省公安厅派人来检查。检查的人到了这里,看看这路,看看这地形,说——出事是必然的,不出事是偶然的!
       后来听说这个地方还出过几起重大车祸,活佛的车在这翻了,县上的小车在这里栽了,出租车也滚下岩去,这路边招展的旌旗,昭示着一次次恐怖的经历。

 王师对人热情,性格开朗,除了唱歌、吹口哨,就说笑话、摆龙门阵,几乎没停过嘴。一会儿讲,打台湾多容易哦,出动三亿人去填海,派八亿人踩过去,台湾不就踏平了?一会儿又说,或者换个办法,把400万腐败分子都充军到台湾,把台湾吃垮,这样,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台湾了!一会儿又吹嘘,一次在加油站,加油的女娃子态度不好,我对她说:妹子,你笑得好漂亮!她非常高兴地说:谢谢阿哥!我接着说:你笑得像苦菜花!她马上翻脸,破口大骂……
       车过一座石桥,桥头上有个幺店子,不少藏民围在哪里。有人跟司机打招呼:“辛苦了!”
       老王停下车,回答:“心不苦,命苦!”
       有老乡用藏语跟他交谈,他挥挥手,男男女女四个藏族同胞扛着木头、提着大包上了“拖板鞋”。车子开动后,王师说:“这些老乡,麻烦!——不让他们上车吧,他们又可怜;毕竟我们车出问题还总是靠他们帮忙。让他们上车吧,要是摔着碰着,要进医院,我就脱不了手啦!”
       车到桑珠寺,四个老乡要下车。我们也下车来观看公路下面的寺庙。从山上往下看,桑珠寺虽颇具规模,但并不显得巍峨气派。小兵指着刚下车的一位老人说:“左人老师,你给这位大爷照张相吧!他是木茹乡的,专程来这里朝拜!”
       我一看,这大爷有七十岁了吧,藏袍褪到腰上,赤裸着上身,脖子上挂着一大串珠链,象一尊古铜色雕像。一头白发,满脸皱纹,写满沧桑,是一个绝好的模特儿。我连声说好好好,我给这位大爷照一张!

 旁边的妇女用藏语跟他说了几句,老人顺从地站到公路边的土坡上。我以下面的桑珠寺和青山为背景给他拍了一个特写。  

【原创】飞车大峡谷,直奔扎坝走婚部落(上)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下接《飞车大峡谷,直奔扎坝走婚部落(下)》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