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四川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发展的调查与思考(原创)  

2006-07-03 23:17:00|  分类: 旅游研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发展的调查与思考

作者:右岸左人

                四川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发展的调查与思考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关键词]民族地区;文化旅游;问题;趋势;对策

[摘 要]本文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分析了我省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存在的主要问题和五大发展趋势:文化旅游向品牌化、规模化发展;由政府主办的接待型向企业主办的市场型发展;民俗风情节庆化趋势势头不减;旅游个性化、旅游产品精细化和特色化的趋势;少数民族民风民俗城市化与回归乡土两种发展趋势相辅相成。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推进文化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对策建议。


一、四川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一)文化旅游市场发育不成熟,尚未形成大型的文化产业集团,缺乏具有轰动效应的文化旅游精品牵引客源市场

我省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形成有相当实力的文化产业集团。过去由政府或民间组织的文化旅游活动,大多是为招商“搭台”,沿袭“接待”模式,文化旅游开发小打小闹,品位不高,缺少对旅客的吸引力。有的虽已确定精品目标(如火把节、格萨尔风情节),但没有形成拉动整个地区文化旅游的龙头。对照广西,可以明显看出我省文化旅游业的不足。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是由广西维尼纶集团公司与自治区文化厅广西文华艺术有限责任公司共同组建的。前者为全国纺织化工行业著名企业,后者汇集广西民族艺术精英。公司投资兴建“中国·漓江山水剧场”,占地近百亩,举行全球最大的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使用演员600多人,每年演出250场以上,成为广西文化旅游的标志性品牌,极大地拉动了相关行业的发展壮大。

(二)对民族文化研究不够,许多具有民族个性的文化精华,未能将其潜在的价值转化为旅游产品

我省各州县大都没有民族文化研究的专门机构,缺乏专业人才,对传统文化和文化旅游的深入研究十分欠缺。

旅游产品开发应注意对旅游地独特民族文化内涵的挖掘,以提高旅游产品的文化品位。但现在比比皆是的人造节庆、人造景观,极为明显地暴露出文化底蕴的缺失。另一方面,对具有很高知名度的民族文化遗产研究不够,没有开发或开发不当,优质资源未能转化为优势资本。典型的例子是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和《康定情歌》,至今未给甘孜州带来多少经济效益。由《康定情歌》开发出来的“康定国际情歌节”,与广西南宁的民歌节相比较,其节日传统根底与内涵的缺乏让人一目了然。而云南一首撒尼族口头流传的长篇叙事诗《阿诗玛》因得到很好的挖掘和有效的开发,为云南创造了32亿元的巨额财富。

(三)文化旅游仍以观光型为主,群众性、参与性差,产品形式单一不适应现代旅游个性化的特点

我省民族文化旅游大多为团体观光型旅游产品,不管是寺庙古迹观光、博物馆参观,还是文化节活动,大都是展示、表演给游客看,很少有群体性的活动,除跳锅庄、火把狂欢游客能参与外,其余活动他们都是旁观者,不能充分满足现代游客的自我表现欲。

文化旅游产品形式单一,旅游线路几乎全为周游型线路,不能满足细分客源市场的需求。在接待方式、销售的旅游商品等方面都表现出个性缺失的问题。

(四)我省民族文化旅游领域缺乏真抓实干有强大影响力的领军人物

云南丽江有个宣科,他是一位不安平庸,对本民族文化充满深情的“狂人”,正是这种特立独行、标新立异的个性才使纳西古乐复活,并包装得全国闻名,蜚声海外,为丽江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从此,丽江古乐的功用再也不是用于祭祀祈祷,而成为世界历史名城丽江的文化品牌。有人称:闻名于世的丽江古城,如果没有宣科对纳西古乐的研究和开发,丽江古城就不可能有今天的灵气、名气和人气。这话道出了文化旅游与文化带头人因缘和合的道理。我省的文化旅游若没有自己的“宣科”领军,很难有大作为。

(五)文化旅游宣传、促销不力,权威媒体介入不够,难以产生轰动效应

近年来,省、州、县对民族文化旅游的宣传都比以往更为重视,做了不少工作,但缺乏足够的力度和宏大气势,未形成规模效应。争取权威媒体特别是海外知名媒体和海外旅行商的介入不够,具有全国性或世界性影响的宣传少,对外宣传鲜能进入欧美主流社会。阿坝州入境旅游人数2004年后大幅度飚升,从1997年的39200人次上升至966200人次,主要得力于九黄机场的开通,但除去九寨沟的自然风光旅游外,全州文化旅游的额度增长并不大;甘孜州从1997年的300人次发展到2004年的49000人次,增长幅度虽大,绝对人数还是不多;凉山州从2002年以来较之1998~2001年还有较大幅度的减少,1994年仅300人。

因此,我省应强化对少数民族文化旅游的整体宣传、促销。省政府对此负有重任,它拥有州、县政府和旅游组织无法替代的影响力,应建立和完善政府旅游宣传促销工作体系,形成政府主导、企业主体、各方联合、市场化运作的宣传促销工作格局,对现实的或潜在的客源地发动强有力的宣传攻势。

除上述5个方面外,从非文化的原因上说,资金投入不足,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也是制约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一个瓶颈。

二、四川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发展趋势

文化旅游的发展同任何事物的发展一样,自有其客观规律。从目前四川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发展的态势看,已经显露出若干趋势。

(一)文化旅游向品牌化、规模化发展

加强旅游开发的区域合作,向品牌化、规模化发展,这是文化旅游进一步发展的必然趋势。我省民族地区近年来也有了品牌意识,用大思路、大品牌、大手笔来打造文化旅游精品,除积极将“格萨尔王传”、“藏碉羌碉古建筑群”、“毕摩文化”、“摩梭母系社会文化”等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外,还着力打造国家级、省级的文化品牌,打造精品旅游区和旅游线路。同时,我省民族地区正与毗邻的云南、西藏、青海、甘肃等地加强合作,实行规模开发,连点成线,连线成片,形成西部旅游经济圈,造就区域的规模优势。

(二)文化旅游由政府主办的接待型向企业主办的市场型发展,管理、筹资与营销变得更专业化

文化旅游特别是节庆旅游产品的开发,已开始由政府主办向市场运作方向发展,现在正处于由接待型向市场型转换的过渡期,这是由旅游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政府主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民间参与,已成为文化旅游发展的基本模式,也是凉山火把节、理塘跑马节多年实践探索出来的经验。市场运作,必然要求管理、筹资与营销变得更加规范化专业化。

(三)民俗风情节庆化趋势势头不减

我省的三州都普遍把传统民族节日作为一种文化旅游资源来开发,这样,节庆不再是本地本民族各自欢庆自娱自乐的节日,而是以此为基础,向开放的国际性的文化娱乐与经贸活动结合的旅游产品发展。民俗节庆活动本是少数民族文体娱乐活动的精华,为了向旅游者展示民俗风情大观,各州、县近年来精选了一些民族色彩浓郁、参与性强的民俗节庆,将节日的主会场和节期固定下来,坚持长期办下去,已形成了一批定时定点的旅游产品。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民俗风情节庆化势头还会保持强健之势。

(四)旅游个性化、旅游产品精细化和特色化正在成为趋势

以享受异域文化资源、感知异域文化差异、体验异域文化氛围为目的的个性化旅游理念正在成为旅游消费的主流。由迅速提高的教育水平和对知识的渴望所推动的个性化旅游需求,也正呈继续增长的态势。目前旅游市场呈现出组团旅行减少,自助旅行和刚刚发端的个性游(包括个体旅行、结伙旅行、自驾车旅行)渐成趋势的景象,预示着正在从观光型向专项旅游发展。与此相应,旅游产品精细化和特色化、旅游服务规范化、个性化和亲情化日益凸显,成为新的趋势。因此,今后应开发细分客源目标的产品,除观光型周游型线路外,提供进行独特文化互动机会的旅游产品,开辟返璞归真、寻根怀古、经历文化体验等各种特色线路、逗留型线路或周游与逗留相结合的线路,使民族文化资源向增值型开发转换。

(五)少数民族民风民俗城市化与回归乡土两种发展趋势相辅相成

多年前就开始发生“原生态”民俗都市化、商业化的演变趋势。诸如火把节、跑马节、民歌节等都已经从民族性的节庆变成了区域性的节庆,从民族的节日民俗迅速地城市化、商业化、表演化。这些节日文化在种种非本土化或去本土化的民俗衍变过程中,不同程度地“时尚化”、“异化”了。文化为旅游服务,注入了现代文化因子,使“原生态”文化迅速发生了变异。

现在,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趋势,那就是作为文化旅游重要内容的民俗文化返回民间。例如去年9月甘孜州丹巴举办的“嘉绒藏族乡村风情节”,在五个乡的村寨相继举办了12天,推出了各自的特色文化,组织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唱的是本土的民歌、跳的是本乡的锅庄,展示的是本乡的服饰,全是“群众演员”,他们既是活动的主体,又是活动的观众,游客也能参与其中,领略乡土文化的真谛。这样,民俗文化完成了从乡村走向城市,再由城市回归乡村的文化传递历程。这种回归的习俗,已经不是“原生态”的了,它变“现代”了,更充满活力与时代气息,更为本乡本土的年青人所喜爱,更为外来游客所接受,成为发展乡村文化旅游的重要吸引物;这种回归的习俗,本质上又没有变,它仍是民族乡土社会群众生活的一部分,是人们自娱自乐自给自足的精神生活的重要内容。

三、四川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发展对策

(一)要遵循有效保护、合理开发的方针,在投入上实行文化开发与文化保护并重的原则,保证文化旅游可持续发展

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的特色和永续传承是文化旅游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而旅游资源具有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旅游活动造成的环境损耗和地方特色逐渐消失,对文化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构成严重威胁。必须按照中央和国务院关于 “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方针和“有效保护、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对文物和民族传统文化进行有效保护。这就要求旅游发展与文化资源保护、生态环境保护相协调,旅游者的增长量、文化旅游业的发展规模以及开发要与环境承载量、资源保护相协调,形成动态的良性循环。

不合理的、掠夺性的开发会给旅游地的文化带来消极影响甚至破坏,如民族文化的同化、庸俗化、消亡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在《可持续旅游发展宪章》指出:“可持续旅游发展的实质,就是要求旅游与自然、文化和人类生存环境成为一体,自然、文化和人类生存环境之间的平衡关系使许多旅游目的地各具特色,旅游发展不能破坏这种脆弱的平衡关系。”发展我省民族地区文化,也必须遵从这一原则。而合理、科学的旅游开发能促使优秀的传统文化得到保护、弘扬和发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树立文化保护意识,采取有力措施保护民族文化的有形遗产(如传统建筑、古迹、文物、器物等),继承和发扬民族传统的精神遗产(如民族精神、民间传统、文学艺术等),传承和保护具有代表性和艺术价值的传统工艺等等。只要本地居民认识到自己从事的民俗活动可以开发成旅游产品获得经济效益,就会刺激他们保护、传承民族文化的欲望,激活参与的热忱。

在投入上,各地往往是重旅游发展,重文化资源开发,而忽视文化保护的投入。为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能得到保护、传承,为了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实行文化开发与文化保护并重的原则,加大对文物古迹保护、民间工艺、曲艺、口头文学进行抢救的投入。

(二)打造大型文化产业集团,着力打造文化旅游精品

要积极推进集团化建设,没有大型文化产业集团,就不会有大手笔、大制作、大投入,就不可能产生大品牌。但打造大型文化集团不能搞“拉郎配”,要按要素配置。像前面提到的广西维尼纶集团公司与广西文华艺术有限责任公司,一个是多次入选全国大型企业500强的纺织化工著名企业,有资金、有现代管理、营销能力;一个是汇集广西民族艺术精英,有大型文化艺术活动组织制作经验的艺术团体,有文化艺术的人才优势,几大要素最佳组合,它们共同组建的文化产业集团,能打造出《印象·刘三姐》来,就是顺理成章的必须结果了。

打造大型文化集团可以“招婿上门”。在缺少资金、技术和经营管理人才的情况下,引进较大规模的外地企业以合资或结成战略联盟的方式组建跨区域、甚至跨国经营的大型产业集团,是非常必要的。另一方面要采取政府直接推动的办法,组建一批主业突出、品牌名优、综合能力强、兼营相关产业的综合性文化产业集团。比如,凉山州可以将火把节作为一个文化产业来开发,形成以火把节为品牌的文化产业,造就以节庆活动为龙头众多文化产业联为一体的“一条龙”产业链。以节庆活动操办带动餐饮、游乐、彝族服饰、音像制作出版、火把节博物馆展演映、彝族火把文化研究、火把文化刊物书籍的出版发行、火把文化商品的研制开发等等,发展成常年性的经营实体,逐步成长为具有一定规模的火把节文化产业集团。甘孜州的情歌节、格萨尔风情节都可如此操作。

实践证明,只有精品才能带动区域旅游的发展。必须全省统一规划,用大思路、大品牌、大手笔来打造文化旅游精品,重点挖掘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资源,培育一批名牌旅游产品和旅游线路,着力抓好凉山彝族国际火把节、康定国际情歌节、跑马节等节庆活动文化内含的提升和市场化,形成大九寨旅游环线、大香格里拉旅游线、峨边黑竹沟—凉山美姑大风顶旅游线,搞好康巴文化精品旅游区、西昌航天城和邛海文化旅游区、泸沽湖摩梭文化保护区等的旅游开发,打造好桃坪羌寨、道孚民居、丹巴藏寨碉楼、德格印经院、阿须格萨尔王故里、九寨天堂藏羌文化保护区等旅游品牌。

(三)走文化资源与旅游资源综合开发的路子,使人文与自然有机结合,增强文化旅游的文化蕴涵

经调查,我省民族地区的旅游资源大致可分为三类:

1.人文旅游资源。这类资源本身就是民族文化的载体,如寺庙、民居、土司官邸、古遗址、服饰、民间工艺、传统饮食、传统竞技、民族博物馆等,都是独具魅力的人文旅游资源,也是民族特色的见证。深入发掘、展示它们所固有的文化内蕴,是开发文化旅游的重要任务。

2.少数民族文化与自然景观相融合的旅游资源。这种旅游资源本身既是自然景观,又是人文景观,二者融为一体。如康定跑马山,是一年一度四月八“转山会”的游玩之地,因《康定情歌》而蜚声中外。开发这类旅游资源的文化内涵,要从人文与自然的结合点上做文章。

3.可以注入文化内涵的自然生态旅游资源。民族地区的自然风光,潜在着注入文化内涵的可能性。自然景区可以因民族文化、民族风情的注入而有了灵气和底蕴,更富魅力;而民族文化又找到一个广阔的展示空间,天人合一,相得益彰。九寨沟风景区和九寨天堂、漳扎镇、甲蕃古城、牟尼沟和松潘古城等的契合,使景区的文化内涵大为丰富,成为名符其实的“藏羌文化保护区”。九寨沟景区门票收入也从2000年的0.95亿元上升到了2004年的2.54亿元,创造出一个独特的“九寨模式”——生态旅游与民族文化旅游有机结合的旅游发展模式。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鉴于多数旅游者的文化素质和兴趣,单纯的文化旅游吸引力不会很大,市场将是有限的。而我省这三类旅游资源皆能实现人文与自然有机结合,和谐统一,会大大增强旅游目的地对各种层次旅游者的吸引力。

(四)建立旅游发展与文化保护、开发的机制和机构

理顺管理体制,改变多头管理、各自为政、互相掣肘的现状,建立有利于旅游与文化可持续发展的管理体制,成立相应的文化旅游资源环境保护管理机构。

建议建立“民族文化保护、开发基金”。这笔基金用于民族历史文化的保护、修复,民族风情、民间文艺、民间口传文化的搜集整理、研究开发,形成旅游与文化良性互动共同发展的机制。基金筹措可以采取:

(1)从旅游总收入中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因为有了民族文化遗产对发展旅游的奠基旅游业才有利润,提取一定资金投入文化资源和环境的保护是天经地义的事。(2)省、州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3)从旅游区的建设项目资金中提留一定比例的资金。(4)对文化旅游资源实行有偿使用(这也可提高旅游经营者对文化资源的保护意识)。

在各景区的开发中,还要形成开发商与当地居民的一个保护-开发民族文化的连动利益机制,不仅让开发商有利可图,还应让当地居民分享旅游利益,使其从保护与开发本民族文化中获得实惠,从而增强保护民族文化的自觉性。

要拓展投资渠道,搞好招商引资。大力吸引省内外、国内外的旅游企业参与开发,参与竞争,激活民族地区文化旅游市场。可以考虑采取省、州、县财政给予一定的扶持与群众自筹结合的方式进行开发。甘孜州在这方面取得了初步的成效,藏商个人投资1000万元建中国康巴民俗博物馆;德格商人与县政府合资成立了嘎玛博秀雪域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嘉仁集团斥资1500万元赞助甘孜县大圆满佛塔(含108个白塔和一座印经院)的修建;德格干部群众损款764000元,建造格萨尔王塑像、培修格萨尔纪念堂,等等。

建立旅游发展与文化保护、开发的机构,可考虑建立旅游、生产、培训、研究四位一体的“民族文化资源开发基地”,它既是旅游企业、旅游商品生产厂家,又是民族文化培训基地和旅游科研、咨询机构。培养和重用本土人才,推出像云南杨丽萍、宣科那样的领军人物,真抓实干,为文化旅游发展建功立业。

(五)推动区域联合,形成规模,建立旅游网络体系

树立大区域观念,加强旅游开发的区域合作,建成优势互补的旅游经济圈,形成大文化旅游市场格局。四川与云南、西藏签署了联合创建中国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的协议,抓住川、滇、藏联合开发这一有利时机,形成全州“一盘棋”、全省“一盘棋”的思想,整合旅游资源。阿坝、甘孜、凉山三州彼此相邻的景区应建成文化旅游网络体系,并加强与四川周边的省、州、县在文化旅游方面的合作,共同推出大香格里拉、藏传佛教文化、格萨尔王文化、彝族火把节文化、毕摩文化游。形成西部民族文化旅游大环线,加大体系内的信息沟通和交流,实现连锁游,增强西部文化旅游的竞争力。

(六)划定文化生态环境保护区

要实现文化资源开发与民族文化保护相结合,划定文化生态环境保护区是一种最佳选择。文化生态保护主要有三种形式:

1.民族(民俗)博物馆。如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汶川中国羌族博物馆等,是为保护民族民俗文物并为参观者、学者了解、研究民族民俗文化而建立的。对濒临损毁、正在迅速消失的非常重要的民族文化和民俗文物及时收集、抢救,既起到保护作用,又满足了人们参观、考察的需要。

2.民族(民俗)文化村。(1)民族聚集地的就地展示型(如理县桃坪羌寨、汶川羌锋村、丹巴克格依村、雅江康巴汉子村等)。直接利用原有民族村落,村民生活其中,能较好地满足旅游者观察、体验民族风情的需要。但由于民族文化村寨是以单个民族村落为开发保护对象,因而成了大社区中开发保护的民俗“孤岛”。当整个社区的民族文化发生衍化或消亡时,这些村寨的民族文化的衍化、消亡也就在所难免。其实,这“孤岛”也并不“孤”,它是整个社区对外开放的窗口,受外来文化的冲击最猛烈,出于商业动机还会迎合旅游者的文化兴趣,自身文化的演变反而会比其他村寨更为迅速。因此,民族文化村寨的旅游功能大于保护功能,对民族文化的保护作用是有限的。(2)旅游目的地的异地模拟型(如深圳民族文化村、楚雄彝族十月太阳历文化园)。实际是一座用人工方式在城市或旅游景区荟萃少数民族民居建筑、民族风情和民间艺术的主题公园,具有较强的观赏性和参与性。但与拥有原生态的就地型民族文化村寨相比,毕竟是仿造的,缺乏真实感、厚重感,无法让旅游者产生真切的异域文化体验,虽然对民族文化宣传有一定作用,但对民族本土文化的保护没有实际意义。

3.文化生态环境保护区(又称文化生态博物馆)。像划定“自然保护区”保护生物多样性一样,设立“文化保护区”,把少数民族自然、社会、文化进行整体保护,在保护的基础上,减缓现代文明的冲击;在保护、开发、发展的运行模式下,使濒危文化与现代文明能够“和平共处”,相得益彰,最后达到文化保护与社会发展双赢的局面。建立文化保护区,是一种积极的保护方式,是一种将保护、开发、发展三者结合的运行模式;建立文化保护区,为民族地区的旅游开发提供了一条符合可持续发展原则的途径。

我省凉山州于2000年提出建立泸沽湖摩梭人文化保护区的规划,紧接着2002年甘孜州又在全藏区实行文化环境保护,公布了格萨尔文化遗产保护区,阿坝州也划定了九寨天堂藏羌文化保护区。今后还应在开展旅游资源普查、评估的基础上,再划定一些文化生态环境保护区域和确定保护对象,依法予以保护。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