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论羌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利用-2(原创)  

2006-07-06 23:10:00|  分类: 旅游研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羌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利用2(原创)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论羌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利用
                                      
                                 作者:右岸左人

 
 
    二、羌族传统文化的抢救、保存和保护

    在西部大开发背景下,为了使民族文化理论研究有的放矢,羌族文化研究的重心,应放到羌族传统文化的抢救、保存和现代开发的主题上来,特别应注重研究少数民族的文化资源产业化,发展特色旅游,为羌族地区把握契入现代化进程的历史机遇提供实证与理论分析。研究羌族传统民族文化的抢救、保存和现代开发,应以调查研究为基础,对羌族文化的历史形态、现状进行广泛调查;以羌族文化资源的保护、利用为起点,参考国内外开发民族文化旅游的理论研究和成功实践,发掘羌族文化资源的现代价值,探索民族文化资源产业化、发展文化旅游的路子和模式,为羌族地区的资源重组、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决策依据。同时,通过对羌族民族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个案研究,探讨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传承与民族文化资源开发的规律。

    (一)保护处于弱势状态的少数民族文化具有紧迫性

    一个民族之所以区别于其他民族而存在,原因之一是它具有本民族独特的文化。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文化的魅力,正在于她的独特性,一旦被“汉化”,没有了特色,这民族及其文化也都失去魅力。作为一种用之不尽、取之不竭、可以不断开发的旅游资源,独特的文化、民俗风情,都不复存在。

    先说羌族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紧迫性。西部大开发在促进羌区市场化和社会化的同时,更对处于“弱势”地位的羌族传统文化提出了严峻挑战。一方面,物化形态的民族文化资源由于自然破坏和人为损毁而急剧衰败。千百年雨水浸蚀、风吹日晒、地震、山洪,加上近年来工农业生产、市镇建设、旅游业发展所带来的拆毁、污染,这些历史长河中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正在从地球上消失。将来即使付出极大的代价仿造,其价值和意义完全不可比拟。另一方面,精神型的民族文化的保护和抢救更显得刻不容缓。少数民族历史文化资料的搜集整理工作本来就很薄弱,象羌族这样人口少,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文化史料的传承全靠口口相传,更显得格外珍贵。以前虽做了不少工作,整理出版了《羌族民歌》、《羌戈大战》等重要资料,但要做的工作还多,若不搜集抢救,随着老一代口头文化传承者的消失就会归于泯灭。一旦失传,就无可挽回。

    再从少数民族的现实文化形态上说。西部是我国少数民族分布最集中的地区,也是市场化、社会化程度最低的地区。在西部大开发中,民族地区的发展速度大大加快,会打破原有的地区封闭状态,促进西部民族地区的市场化和社会化,也必然会促进文化的交流,有助于西部地区文明程度的提高。与此同时,各民族流动人员增加,难免会产生矛盾和磨擦,各民族文化在交流中的碰撞也会变得频繁,这不仅会影响民族关系,对处于“弱势文化”地位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也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若听任少数民族文化被迅速“涵化”,或者说被淹没在现代化进程中,我国西部五彩缤纷的不同文化模式将不复存在,绚丽多姿、风情万种的民俗文化也会随之消失。因此,保护、抢救即将失落的民族文化,保护并开发有生命力的民俗文化资源,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抢救、保护民族文化资源需要科学的理论、知识和行之有效的手段。在抢救、保护和开发民族文化资源的实践中提出的许多问题需要研究、解决,这方面的理论的研究才刚刚起步,有待于科学化、系统化。

    (二)警惕民俗风情变异

    当前,作为羌族传统文化的羌寨民俗风情正在发生变异,要特别警惕以下倾向:

    l.民俗风情的同化

    民俗风情的同化,指原有的民俗风情特征在内部和外部因素的作用下逐渐消失,被异族、异地民俗风情改变,甚至取而代之。现代社会的发展,使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民族的经济、政治、文化的交往日益增多,促进了人们之间文化交流和相互认同,但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民俗风情的同化。许多少数民族地区的居民,由于过去与外部世界交往较少,生活具有相对的封闭性,独特的民俗风情由此保存下来。然而,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特别是旅游业的发展,外来者的涌入,异族以及同族异地的文化、思想意识、生活习俗的引入,这些地区传统的民族文化、民俗风情就逐渐被冲淡、同化,以至消亡。羌族地区新建的民居,由于受汉族建筑的影响和追求现代生活方式,建筑材料、建筑风格都发生了变化,其墙都用砖、水泥砌筑,屋顶盖瓦或用水泥预制板,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羌楼了。屋内陈设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村民们已开始用组合柜、沙发、地板胶、地毯等,与汉族城市居民无异。云南大理的“洋人街”是为了满足外国旅游者的饮食需要而应运而生的西餐厅、咖啡屋、冷饮店组成的一条街。这条街已引起了中外人士的瞩目,成为大理的又一著名景观,这势必对当地饮食文化也形成一种冲击。在世界各大城市出现的肯德基、麦当劳等洋快餐,对发展中国家传统饮食文化提出挑战,对旅游地传统饮食文化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各民族多姿多彩的服饰是其所处的社会经济条件、自然环境以及独特的文化、审美意识等的产物。但随着社会经济、旅游业的发展,传统的民族服饰逐渐被冷落,服饰西化已成为世界潮流。节日文化的变迁也十分突出。欧美国家的传统节日如圣诞节、感恩节、情人节、愚人节等风靡全球。

    由于旅游的发展,旅游地的人们由过去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形转变为笑迎四海客,与外乡、外省、甚至外国素不相识的人们交往。淳朴的民风民情也在悄然变化,过去少数民族地区的人们重义轻利,认为见利忘义是不道德的,这样的人会为人们所不齿。现在,在商品经济和当地旅游业的带动下,他们开办私人旅馆、餐厅、舞厅、卡拉OK厅……发生了从重义向重利的转变,给人以“民风日下”的印象。工艺品店,漫天要价,名不符实,旅游者连连被“宰”,假货也屡屡可见,更有甚者,坑蒙拐骗、强买强卖、敲诈勒索游客,不择手段追逐金钱的事件时有发生,造成很坏的影响。

    旅游地的居民与旅游者接触的过程就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在这个互动过程中,双方都会有所变化,而且异地文化对旅游地文化的冲击、影响更大。羌区对旅游者具有相当吸引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情。遗憾的是,当一些人习惯了用单一化的、汉化的标准来看这一切的时候,本来无可非议的民族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反而成了“落后”的表征,致使不少地方,羌族服饰、习俗等特色性人文旅游资源正在迅速消失。这不仅是一种民族传统文化的消失,也是一种旅游资源的消失。我们那么义正辞严地抵制“西化”,为什么对“汉化”少数民族文化却无动于衷呢?当多民族文化并存的丰富个性色彩被“汉化”之后,民族文化的个性也将不复存在;当所有的奇异都被抹平之后,中华民族的丰富性也将不复存在。

    每年,成千上万的旅游者涌到民俗风情旅游景区、景点,既为旅游业,也为社会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增加了财政收入,带来了繁荣。但旅游的飞速发展,旅游者的超负荷进入,对旅游地的民俗风情资源也造成巨大的冲击。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在造成旅游景区生态环境的污染的同时,也带来了人文旅游氛围的破坏。蜂拥而至的游人使交通堵塞,价格飞涨,当地居民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家居环境恶化。如法国首都巴黎每到旅游旺季总是大军压境,人山人海,交通堵塞,市民外出困难,苦不堪言,抱怨众多游客使舒适的生活遭到破坏。意大利的“水上城市”威尼斯,1945年全市人口为15万,如今只剩下不足8万。居民外迁的原因很多,但当地人都归咎于外来旅游者。这种情况对旅游者也非幸事。去瑞士因特拉肯城游览的人抱怨,给他们印象最深的不是美丽的山色、独特的风情,而是随处碰见的成群结队美国、日本及其他国家的游客,却见不到本地人,许多民俗文化被外来者淹没了。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安东尼奥?恩里克斯?萨维纳克说:“以前搞旅游从来不提限制。……我们必须认识到,应该有所限制。”属于藏羌旅游区的九寨沟,从今年7月1日起,对游客实行限量进入制,每天最多只进1.2万人。近年九寨沟游客持续增长,今年“五一”期间,日均接待达3万人次。游客过多对景区生态平衡产生了不利影响,为此景区管理局邀请国际、国内相关专家测算,得出结论:九寨沟景区日最佳接待量为6000人,最高为1.2万人。

    这些情况表明,旅游者人数的无限增长将对民俗风情旅游带来严重的负面效应。景点、景区人满为患,旅游地区民俗风情被淹没,旅游地居民与旅游者之间关系恶化……我们必须加强对民俗风情旅游景区各方面的管理和保护工作,从长远的目标出发,认识到旅游业不仅是一项经济产业,也是一项文化事业,应杜绝短期行为。否则,将会对民俗风情旅游景区文化、旅游接待、环境等方面产生负面影响。

    总而言之,现代化进程促使民俗文化变迁,导致各种不同文化习俗的交融,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的民俗风情正走向趋同和消亡,保护和抢救民俗风情旅游资源刻不容缓。

    2.民俗风情庸俗化

    在具有独特民俗风情的旅游地,发展旅游业可以弘扬民族文化、促进该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但是,在发展旅游业,开发民俗风情旅游资源的过程中,容易出现对淳朴民俗风情的亵读和歪曲,从而使民俗风情庸俗化。

    在民俗风情丰厚的地区,流传有许多内涵极其丰富、带有民族色彩的神话、传说、宗教故事。有的旅游部门在开发这些资源时,不是正确地表现出这些神话传说中所包含的追求美好理想、与黑暗作斗争、真善美战胜假恶丑的正面精神,而是以发掘传统民俗文化为名,着力渲染在神话传说中夹杂的宿命论、因果报应等封建迷信的内容,甚至大肆宣传一些无聊的、下流的、低极趣味的、恐怖的、暴力的、色情的东西。这样庸俗的猎奇、标新,是与精神文明建设背道而驰的。

    3.伪民俗充斥以假乱真

    伪民俗这里是指伪造的根本不存在的民俗。一些旅游企业或部门为了某种目的而任意编造或随意拼凑一些当地根本不存在的民俗风情。例如,西南地区某些景点在开发民族图腾资源时,在门前或广场一角立两根或若干根所谓的“图腾柱”,乍看起来高大、神秘,其实完全没有价值,无非是把西南民族的傩具搬来,从柱顶到柱根,随意拼凑而成,与图腾柱毫不相干。(邓永进等《民俗风情旅游》,第122-128页)

    建造民俗景点最重要的原则是应该尊重原来民俗的基本习惯,而伪民俗恰恰相反。例如,羌族碉房民居还保留着在西北河湟游牧时的习俗特征,在主室设厨灶、火塘、神位、组柜,还有中心柱,完全就是一个石砌帐篷,是做饭、进餐、聚会的地方,而其它居室使用率较低,少开窗或不开窗。假如取消中心柱,或将厨灶、火塘移到其它房间,把主室变成“客厅”,就不是羌族人的房子了。

    (三)对已破坏的文化旅游资源进行恢复的对策

    绝大多数旅游资源,一旦遭到破坏便难以恢复,但有的历史古建筑,文化价值和旅游价值都相当高,虽已经衰败,甚至不复存在,仍可培修、重建,恢复其风采。

    1.培修复原,整旧如故

    历史建筑因经历了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自然风化和人为破坏,出现了影响原有特色的破损、变色。可以采用复原培修的办法,采用原材料、原构件,或在必要时用现代构件进行加固,以保持原貌为准则,即整旧如故。切忌“翻新”而失去“古”的特色。如理县桃坪羌寨,目前正请清华大学帮助实施对碉楼、碉房的“整旧如故”工程。

    2.仿古重修,再现风貌

    历史上一些著名的建筑物,由于自然或人为原因在地面上已消失,但具有很高的文化旅游价值,在旅游业迅速发展的今天,为了满足人民文化生活的需要,需进行重修,重现古建筑的风貌。如武昌的黄鹤楼为天下名楼,无论在中华民族文化的价值方面,还是在国外的影响都很大,但民国初年却付之一炬。1954年修武汉长江大桥时原址又被南岸桥头堡所占,现在原楼址南侧1公里处重修黄鹤楼,保持原有的塔式阁楼造型、风格和江、山、楼三位一体的意境,不乏为重修成功的一例。羌寨的不少已经坍塌的古代建筑,北川、汶川的禹庙,均可循此思路进行仿古重修。

    综上所述,对抢救、保存和开发羌族传统文化的研究,是为羌族地区把握契入现代化进程的历史机遇提供实证与理论分析。研究羌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利用,与文化学、民族学的纯学术研究不同,它直面少数民族文化遭遇的生存危机,探讨保存与利用的现实问题;又与一般静态的民俗文化范型调查不同,强调为民族地区文化开发利用提供决策依据,使文化学、民族学研究充满生机与活力。研究羌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利用,归根到底是以羌族为例,在总结、概括羌文化形态的基础上,分析研究其在现代发展中的资源构成,探讨西部大开发应如何保护与开发民族文化,发掘羌文化的现代价值,探索利用开发的路子和模式,为羌族地区把握契入现代化进程的历史机遇服务,为羌族社会的现代发展服务。同时,力图在更宽广的视野内,用更敏锐的思想和开拓创新精神,形成新的文化发展观念和新的少数民族文化开发思路,为下一步的理论研究奠基础,并为其它少数民族的现代发展提供借鉴。

论羌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利用-2(原创)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羌族服饰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