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四川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保护与旅游开发对策研究-3  

2006-08-10 21:46:00|  分类: 旅游研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保护与旅游开发对策研究-3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四川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保护
        与旅游开发对策研究(3)


                                                       右岸左人 
 

      四、我省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保护与旅游开发的对策建议

   (一)发挥后发优势,制定并认真执行文化-旅游保护与发展规划,实现高起点、大手笔、跨越式的大发展

    我省实施跨越式发展战略所具备的后发优势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选择优势”,即能够比较各国、各省的发展战略和具体做法,借鉴先行者的成功经验,汲取他们的失败教训,选择合乎客观规律和我省实际的便捷道路。二是“引进优势 ”,即可以引进先进的旅游发展模式和管理方法,降低开发风险,提高管理效益。三是“心理优势”,即我省干部群众不甘落后而激发的强大精神动力。当前,关键在于充分发挥主观能动作用,把后发优势切实转化为推动跨越式发展的强劲动力,以理论创新为先导,以技术创新求突破,变“尾随式”为“独创式”、“跨越式”发展。

    利用后发优势,制定高起点、大手笔的民族文化保护、建设与旅游发展的规划,实现跨越式大发展。《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四川旅游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就是我省的一个宏伟规划蓝图,各地都也按照可持续发展原理制定地区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保证在最大限度保护民族传统文化的前提下合理开发利用文化资源。甘孜州在这方面做得非常不错,其旅游“总规”不是单纯的《旅游发展总体规划》,而是《康巴文化旅游发展总体规划》,把“独具魅力的康巴文化”作为第一章统领整部规划,自始至终将文化与旅游融合在一起考虑安排,而且还突出地专列了“康巴文化旅游环境保护规划”与“规划实施对策”两章,对康巴文化的保护与文化资源开发作了深入的分析,提出了具体可行的对策,这就保证了政府在发展旅游和文化保护中主导作用的发挥。

    我省的民族文化旅游与云南相比,有较大的差距,由此可以比较直接地借鉴他们的成功作法,避免他们曾经的失误,少走弯路。例如,对泸沽湖“女儿国”摩梭人文化旅游区的开发,云南一方动手早,交通便利,宣传效果好,社会效益显著;但起点不高,开发不尽合理,在湖边建立度假区、在落水村建成商业一条街,产生城市化倾向,湖水局部污染,民族风情发生变异,文化资源损失严重。而处于我省凉山州盐源境内的泸沽湖滨,有16个摩梭人自然村(云南仅有5个),村落、环境、习俗、社会结构均保存着传统的风貌,这便占据了资源优势和后发优势。凉山州制定了一个高起点、大手笔、大发展的泸沽湖开发规划。首先,将其定位为“泸沽湖摩梭人文化保护区”,制定文化保护政策和地方性法规,以保护摩梭人的物质文化、行为文化和精神文化,让旅游发展立足于文化保护,确定了可持续发展原则。第二,确定了“实施五大工程,正确处理保护与开发的关系,以开发促保护,以保护促发展,实现泸沽湖旅游区资源的永续利用和社会、经济、文化的可持续发展,条件成熟的时候,申报泸沽湖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总体思路。第三,“五大工程”是一个高起点、大手笔、跨越式发展的工程,它包括打通西线工程、摩梭人文化展示工程、泸沽湖镇建设工程、草海恢复工程和生态环境保护工程,是落实前述原则和思路的具体措施。第一期工程准备投入一个亿。泸沽湖摩梭人文化保护区的建立和五大工程的建设,可望确保该旅游区后来居上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旅游精品。第四,改革景区管理体制,成立泸沽湖旅游景区管理局,统一领导、协调和管理泸沽湖摩梭人文化保护区的建设,为旅游业发展提供了行政保证。

    根据《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四川旅游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的关于“加快建设大九寨国际旅游区”的规划,建议集中力量深度开发九环线上的民俗风情旅游资源,建设好羌峰村、卧龙、黑虎寨、卡龙沟、黄龙,以及平武的白马乡等一批景区、景点,与阿坝州规划的桃坪寨—马尔康“藏羌文化走廊”配合,形成规模大、品位高、特色突出、配套完善的民族文化旅游黄金线路,创建国家级旅游精品和世界级旅游精品,以带动整个川西北地区民族文化旅游的发展。
甘孜、凉山两州应积极与相邻的滇、藏州县合作,开辟大香格里拉旅游黄金线。建设好西昌—泸沽湖—理塘—稻城亚丁—乡城—得荣县公路,形成与云南丽江、迪庆旅游联动发展的大香格里拉旅游环线,发挥后发优势,打造“大香格里拉”。建议省政府加快与相邻省区的协调工作。

    (二)强化政府的主导作用

    要保护民族文化发展文化旅游,必须坚持政府主导型的发展模式。
    政府的主导作用,首先表现为统一规划,形成良好的民族文化保护和旅游发展的软环境。在旅游规划制订之后,要确保规划的权威性和严肃性,没有规划的旅游项目一律不得开工建设,没有依法批准任何部门不得擅自开发历史文物。建议省政府建立定期监督检查州、县政府执行省、州《规划》情况的制度,以确保实施。

    省政府、州政府和部份县政府都已制定了较好的旅游规划,但还须在《详规》里进一步作更明确具体更刚性的规定,还须在国家制定的有关法规基础上,制定一系列预防和治理负面影响的地方性法规、政策、条例,以提供政策和法律法规方面的保障。甘孜州已打算制定《区域传统文化保护条例》。设立专门机构进行文化保护与旅游执法工作,加大执法力度和宣传力度,提高国民的旅游法规意识和文化保护意识。

    政府的主导作用,还表现为政府必须强化统筹作用,加大旅游综合协调力度,进行宏观调控。旅游业是跨部门、跨行业,甚至是跨地区、跨国门的综合性经济产业,旅游业的开放度高,关联性、带动性强。因此,建议省政府要指导、帮助各州尽快理顺旅游管理体制,打破多头管理、政出多门的现状。根据四川省委、省府的《关于加快培育旅游支柱产业建设旅游经济强省的决定》“各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要亲自抓旅游”的精神,旅游主管部门的第一把手最好由州级领导来担任。与旅游发展直接相关的文化、宗教、林业、建设、国土、交通、水利等部门的专业规划要与旅游规划有机结合,形成整体合力。要加大对旅游业进行文化保护的监控和管理力度。应当有统一协调、管理的机构,把旅游商品的设计、生产、销售环节贯通起来。把旅游商品、纪念品生产企业放在文化产业之中,用文化产业的办法进行管理和运作,在税收、信贷、技术等方面给予扶持和优惠。

    政府主导还应加大资金投入。建议省政府对民族地区的历史文物古迹保护和民族文化发展实行政策倾倒斜。文物保护和民间文化资源的抢救工作主要是公益性的,应当主要由政府投资。

    政府主导还意味着加大对民族文化的宣传、倡导、弘扬。以羌族服饰为例,在羌区,县城机关干部中已很少有人穿着民族服装了,即便在边远、闭塞的山乡,羌族服饰也主要在妇女中承传,男子只在重大的节日庆典、仪式上才穿戴。茂县政府提倡县城里面的羌族干部穿民族服装,马福寿同志在担任县长时说:“只要有70%的人穿,这就是茂县羌族文化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是极有见地的。这样作,可以避免象汉族那样失去自己的民族服装,造成巨大的文化遗憾。20世纪以来,汉族没有了自己的民族服装,虽然很多人力图要弥补这一遗憾,或将外民族服装汉族化(如“中山装”),或试图创造新的民族服装(如“唐装”),但收效甚微,似乎将会成为汉族永远的遗憾了。北川县在传统羌服基础上专门设计了有所创新的羌族服饰,使之更漂亮、更时尚,为年青一代所接受。过去有人认为彝族的传统民居太落后,建筑文化符码不明确,建筑特征不鲜明(实际上美姑县的彝族建筑就很有代表性)。但西昌彝族风情园的建成,就很好地回答了彝族建筑符码和建筑风格特色的问题,弘扬了彝族建筑文化。这些都可说是政府主导的成功例子。

    要保证政府正确发挥主导作用,省、州政府应有一个“智囊团”。建议设立专家咨询机构。咨询机构以科研单位、高等院校专家学者为主体,对文化的保护与开发、旅游景区的规划、建设项目、产品与市场等提供咨询和科学论证。为此,还必须建立统一的民族文化资源数据库,实现文化信息的交流和共享,为决策提供依据。

   (三)要遵循有效保护、合理开发的方针,旅游发展在投入上实行文化开发与文化保护并重的原则

    按照中央和国务院关于文物工作“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方针和“有效保护、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对文物和民族传统文化进行有效保护。要处理好文化保护与旅游开发之间的关系,加强文物和文化资源的调查、评估、抢救、保护的工作;健全现有博物馆的设施和功能,有计划地新建几个民族文化的专题博物馆(如中国康巴民俗博物馆、西昌邛人大石墓博物馆、火把节博物馆等),开展文博旅游;进一步收集、整理、出版民间文学、民族歌舞、民风民俗方面的资料,以前虽做了不少工作,出版了各种《民歌集成》、《舞蹈集成》、《音乐集成》、《风俗志》,以及《格萨尔王传》等重要资料,但要做的工作还多,若不及时搜集,一旦失传,就无可挽回。

    “有效保护、合理利用、加强管理”,包括对景区的合理开发利用,有效控制旅游者进入景区,防止超容量接纳。近年来九寨沟游客持续增长,“五一”、“十一”大假期间,日均接待达3万人次。游客过多对景区生态平衡产生了不利影响,为此景区管理局邀请国际、国内有关专家测算后决定,从2001年7月1日起,对游客实行限量进入,每天最多只进1.2万人。这是一项保护自然生态和民族文化生态的有力措施,对我省其它景区的管理也应有借鉴意义。

    对文化资源的保护,不只是要把民族文化保存在博物馆或整理出版,让它“凝固”在珍藏中或窒息在图书馆的尘埃里,而是保存在现实生活里,传承于子孙后代。这也“有效保护”的应有内涵。如羌碉藏房的建造工艺、银器的打制、陶器漆器的制作等技术,以及服饰、印染、刺绣等工艺,都要靠青年一代去继承、创新,以发展民族文化,开发旅游资源。

    绝大多数文化资源,一旦遭到破坏或掠夺式的开发便难以恢复,但有的历史古建筑,文化价值和旅游价值都相当高,虽已经衰败,甚至不复存在,仍可培修、重建,恢复其风采。我认为,对待这类文化资源可以根据以下原则进行合理开发:

    1.培修复原,整旧如故
    历史建筑因经历了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自然风化和人为破坏,出现了影响原有特色的破损、变色。可以采用原材料、原构件,或在必要时用现代构件进行加固,整旧如故,保持原貌。西昌最近修复的大通楼,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阿坝州理县桃坪羌寨,聘请清华大学专家帮助实施对碉楼、碉房的“整旧如故”工程,这也是一个好举措。

    2.仿古重修,再现风貌
    历史上一些著名的建筑物,由于自然或人为原因已消失,但具有很高的文化旅游价值,现在为了发展旅游,可进行重修,重现古建筑的风貌。如武昌的黄鹤楼早已付之一炬,现在原楼址南侧重建,保持原有的塔式阁楼造型、风格,楼与江、山三位一体,全是古时意境,是仿古重修的成功范例。平武的土司衙门,北川、汶川的禹庙,均可循此思路进行仿古重建。

    在投入上,各地往往是重旅游发展,重文化资源开发,而忽视文化保护的投入。为了丰富多彩民族文化能得到保护、传承,为了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实行文化开发与文化保护并重的原则,加大对文物古迹保护、民间工艺、曲艺、口头文学等进行抢救的投入。

(四)建立旅游发展与文化保护、开发的机构和机制

    理顺管理体制,改变多头管理、各自为政、互相掣肘的现状,建立有利于旅游与文化可持续发展的管理体制,成立相应的文化旅游资源环境保护管理机构。其基本职能为:对各级政府确定的各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文物保护单位、民俗文化等旅游资源及环境保护实施统一管理和监测,对各资源环境进行评价、评比,监督各旅游资源法规的贯彻实施,协助对旅游地的规划。

    建议建立“民族文化保护、开发基金”。这笔基金用于民族历史文化的保护、修复,民族风情、民间文艺、民间口传文化的搜集整理、研究开发,形成旅游与文化良性互动共同发展的机制。

    基金筹措可以采取:(1)从旅游总收入中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因为有了民族文化遗产对发展旅游的奠基旅游业才有利润,提取一定资金投入文化资源和环境的保护是天经地义的事。(2)省、州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3)从旅游区的建设项目资金中提留一定比例的资金。(4)对文化旅游资源实行有偿使用(这也可提高旅游经营者对文化资源的保护意识)。

    在各景区的开发中,还要形成开发商与当地居民的一个保护-开发民族文化的连动利益机制,不仅让开发商有利可图,还应让当地居民分享旅游利益,使其从保护与开发本民族文化中获得实惠,从而增强保护民族文化的自觉性。

    文化资源的保护和旅游开发,要拓展投资渠道,搞好招商引资。大力吸引省内外、国内外的有关旅游企业参与开发,参与竞争,激活民族地区民俗风情旅游市场。可以考虑采取省、州、县财政给予一定的扶持与群众自筹结合的方式进行开发。甘孜州在这方面取得了初步的成效,藏商登巴达吉投资1000万元建中国康巴民俗博物馆;德格商人根秋扎西与县政府合资(县20万、私人80万)成立了嘎玛博秀雪域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嘉仁集团斥资1500万元赞助甘孜县大圆满佛塔(含108个白塔和一座印经院)的修建;德格干部群众损款764000元,用于建造格萨尔王塑像、培修格萨尔纪念堂,等等。

   (五)精心塑造我省民族文化旅游形象,大力宣传,强化营销,拓展市场

    宣传的主体是政府,促销的主体是企业。当前,政府尤其要在宣传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首先要精心设计、塑造我省地方特色文化旅游的总体形象,确定旅游主题口号。旅游口号、旅游标识在旅游形象展示、旅游产品促销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现在不少省市都有自己独具魅力的旅游口号和旅游标识,并成为一个省一座城市生动、鲜明的标志。如海南的“椰风海韵”、云南的“七彩云南”,桂林的“桂林山水甲天下”、杭州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无锡“充满温情和水”等,这些口号确切、新颖、单纯、自然,象一张名片,简明地昭示了自己的特色、身份和地位,很好地凸现了当地的旅游特色,对促进旅游发展、吸引中外游客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我省民族地区至今没有作为旅游品牌的主题口号,应尽快组织力量征集、确定。

    各地各景区也要展示自己的地方特色文化形象,确立宣传主题。西昌的“太阳城、月亮城、航天城”、康定的“情歌的故乡”、九寨沟的“九寨天堂”、泸沽湖的“东方女儿国”、稻城亚丁的“最后的香格里拉”、桃坪羌寨的“东方古堡”等,都是知名度很高的特色文化品牌,能有效激发旅游者的消费欲望。各地都应制定出详细的主题形象宣传方案,精心包装,创出品牌,进一步提高地方特色文化旅游的知名度,抢占旅游市场份额。

    必须改变宣传经费投入过少的现状。我省在旅游宣传上的投入,与同为西部省市的云南、重庆相比,实在差距太大。云南每年投入上亿元,重庆4000万元,我省仅2000万元(真正用在宣传上的不过六七百万元)。云南迪庆州曾建议同甘孜、昌都两州共同编辑出版宣传画册《世界的香格里拉》,需资金500万元,迪庆主动出250万元,要甘孜、昌都各出125万,甘孜州却拿不出这笔经费。甘孜州今年决心增加旅游宣传经费,财政拨出100万元,要求各县也相应再投入一些。但其宣传的力度、声势都是无法与同为藏族自治州的云南迪庆相比的。建议省财政拨专款予以支持。

    省、州、县的建设、交通、林业、水利、文化、文物、宗教、外事等部门,都要强化旅游意识,共同搞好旅游资源的综合利用与开发,加大促销力度,招徕更多的客源,培育旅游优势产业。文化、新闻单位应密切配合,把塑造少数民族文化旅游形象、发展旅游产业变成自觉行动。具有民族特色的优秀文艺作品具有非常好的宣传效果,一曲《康定情歌》把康定“跑马溜溜的城”唱得世界知名,小说《尘埃落定》获茅盾文学奖,也大大提高了阿坝州的知名度,应加大力度组织创作和宣传。电视、报刊增设民族风情、藏乡彝村羌寨风光的版面,帮助塑造民族文化旅游的良好形象。要加强宣传,开展促销活动,提高人们的旅游观光意识,激发旅游动机,吸引国内外旅游者到民族地区旅游观光、休闲度假,创造最佳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