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为“高原热”加点冰  

2006-08-25 00:00:00|  分类: 篱外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要寻根,现代都市人要重返大自然,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然而,根在哪里,怎样理解人与自然的和谐?只有到真正的大自然之中,才能感觉得到人在自然界中的位置,才能意识到尊重自然的重要、保护生态的重要,才能得到真正的感动。这是一个摄影者21次亲历西藏后的真情告白——

为“高原热”加点冰
《中国民族报》发布时间:2006-7-28

  成卫东
  
    今年7月1日,世界瞩目的青藏铁路通车了,火车清脆的汽笛声,打破了沉睡高原的寂静,就像吹响了奔向雪域的冲锋号角,使原本就持续高温不降的“青藏高原热”,再一次在国内外又急速升温。瞬间,涌入西藏的人骤然增多,火车不仅告急,拉萨的吃住行,以及布达拉宫等景点门票也全线告急。此情此景,对西藏而言,是喜也是忧。

    这里有全球海拔最高的高原、最高的山脉、最高的江河和湖泊,这里的生态、气候、环境、水源……都会对亚洲乃至世界自然与人类生存环境产生重大的影响。

    青藏铁路终于48年圆了梦,高原醒了,高原从此不再宁静。


圣洁之地  不容不敬

    这是一块梦幻之地,是一块净化心灵之地,是一块放飞灵魂的地方。

    自1987年至今,我经历了21次西藏之行,走遍了西藏7个地区近70个县(西藏共有74个县)。在累计时间1000多天中,我采访记录了大量的文字,拍摄了近10万张图片资料。我不仅领略了雪域高原独特地貌环境的壮美,感受到了藏民族的勤劳智慧、纯朴善良和历史文化的厚重灿烂,它令我感动、震撼;同时也体验了在人类生命禁区采访的艰难和危险:无人区严重缺氧的体验;川藏与中尼公路遇到过塌方、洪水、泥石流的拦阻;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墨脱遭遇毒虫、蚂蟥的袭击……也令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我始终关注着那里所发生的一切,并发现了在媒体的报道中,有与西藏历史文化不符之处。

    对青藏高原和青藏铁路,有些媒体的报道不仅有失实之处,也有过分炒作之嫌,例如:道听途说,以偏概全,名不副实,夸大其词,将青藏高原看做是去受苦受难之地。媒体镜头回放:北京机场送行援藏人员,就像要送亲人上战场,抱头痛哭,好比生死离别。这是在渲染什么?藏族同胞看了是什么心理感受,难道西藏真有这么可怕吗?

   《三联生活周刊》曾刊登《丹增嘉措,德木活佛的转世灵童》,文章中写道“旺久多吉说,两岁的他戴着一个风镜骑在马上,一路行程中,依稀记得看到了解放军的帐篷。”试问,一个两岁孩子能记得那么真切吗?

    有不少旅游者、摄影者、驴友,甚至作家、艺术家,为了想说明自己在西藏所遇到的艰难,将许多环境描写得面目全非。如:进墨脱翻越多雄拉山,将雪山垭口海拔4300米,描述为4800米或5000多米……

    有的媒体将青藏铁路沿线列举出50个最美丽的景点,其中第一个景点居然是珠穆朗玛峰,真乃差之800余公里。

    对“可可西里”应该从区域上整体进行报道。翻开地图可见,可可西里与万里羌塘的藏北无人区、新疆境内的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同属一整块大地域,只是在行政区划上分属于3个省区,而其称谓也就各不相同。但人们只将关注投向了可可西里,忽视了整体区域的其他部分,因而对全面了解青藏高原,特别是对藏羚羊生存状况的报道易出偏差。今年7月16日传来喜讯:经过长达18年的跟踪调查,1999年至2005年,西藏境内藏羚羊以每年平均7.9%的速度增长,目前藏羚羊数量已达15万只。

    有些人的举动,在西藏是决不允许的。当张健要去横渡“神湖”纳木错,当韩红开演唱会要从“圣殿”布达拉宫上空降广场……听到这些,我和藏人的感受一样,担忧甚至愤怒。原因很简单——藏民族的神湖、圣殿绝不可玷污!


尊重藏人,尊重他们尊重的一切

    在雪域圣地,对于摄影者最重要的要求,就是尊重藏人并尊重他们尊重的一切。这是最基本的态度。

    我们该用什么样的眼光看西藏?就是要设身处地,站在他人的角度看问题。换位思考,可使人对西藏的认识更加客观,减少偏差。因此,不管是否理解和赞许,在拍照中应尽可能做到,尊重对方,尊重藏民族的一切风俗习惯。比如,对藏传佛教的唐卡、壁画、佛像以及活佛僧众,在拍照时,一定要注意他们的完整性;在使用图片时,如遇到有佛像时,尽可能将其画面安排在较上部的位置;进入寺庙要脱帽,不能大声喧哗;不应用一个手指东指西指,(可五指并拢,手心朝上),走路时要按佛教转经的方向顺时针走等等。细想,藏民族的这些最为普通的生活习俗和礼节,不仅文明,而且是对民族文化的传承。

    除了对藏人尊重,我们还应该尊重他们奉为的神山、神湖、神物的所有。藏民正因为生活在神性家园,才得以面对高原贫瘠而荒凉的土地,他们的精神世界比我们要充实得多。

    为了拍摄珠峰,我曾在海拔6000米的地方,一天没吃食物,即使这样,下山时还是把沿路捡起的矿泉水瓶、垃圾袋及一次性塑料氧气瓶带下山,只为珠峰的环境,只为珠峰的圣洁。


是相机?还是猎枪?

    1999年春、夏,我两次深入平均海拔5000多米的藏北无人区拍摄野生动物,并且幸运地拍摄到了这些珍稀野生动物的照片。一次,当我翻过山谷前面的最后一座山头时,眼前的景象把我惊呆了,整个山谷里都是藏羚羊!上万只母羚羊带着她们刚出生不久的小羊羔,一边吃草一边向前行进,那景象就如同绿色大海上无数小白帆在随波漂移。尽管其中许多小羊羔可能会由于恶劣的气候、食物短缺、天敌、疾病以及偷猎而活不过这个冬天。

    当看到野生动物奔跑的镜头时,我曾经很激动。但后来才知道,这实际上是在向野生动物挑战。为了获得动物奔跑的镜头,拍摄者往往开车追赶,有的野生动物被追得活活累死,没被累死的,往往也会受到心理伤害,不敢再亲近人类。在某次有关摄影的座谈会上,我曾不留情面地指责过一位电视台记者:看这画面上奔跑的藏羚羊,肯定是你们在用汽车不停地追赶!

    在藏北无人区,我数次目睹大群迁徙途中赴产羔地的藏羚羊,此时,任何人看到都会有拍照的冲动。但要切记,千万不能追赶或惊吓藏羚羊,因为野生动物嗅觉灵敏。若想靠近,只能匍匐前进。在海拔将近5000米的无人区匍匐前进,难度可想而知。不能讲话,不能咳嗽,有时无奈,只好用胳膊堵住自己的嘴。

    藏羚羊在青藏高原众多野生动物中,飞跑速度可以说是最快的(每小时60到80公里)。而这时开车去追,那成千上万狂奔的藏羚羊,场面肯定壮观。但很多小藏羚羊就会胎死母腹。我们拍摄野生动物是为了让人们更好地了解藏羚羊,保护藏羚羊。虽然是无心伤害,但这样的行为比盗猎者带来的危害还要大!

    有些报道往往缺乏常识,例如:掉队的小藏羚羊用牛奶抢救。喂养的小羊是不能回到大自然的,即使回去了,也进不了生物链。适者生存,是自然界的永恒法则。据说藏羚羊迁徙的产地一般是不变的,这也是大雁迁徙的路线。民间传说,藏羚羊边产羔,边迁徙,大雁吃藏羚羊产后的胎盘,而藏羚羊食大雁的粪便。动物有动物世界的法则,它们自有它们的生物链……

    我认为没有环保意识的人没有资格做摄影记者;不了解被摄影对象,不懂得尊重被摄对象的人,不配做摄影记者。我愿意一遍遍地唤起人们对青藏高原的爱与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