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温柔,甜美,微带哀愁的思乡曲(原创)  

2006-09-07 00:00:00|  分类: 说长道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柔,甜美,微带哀愁的思乡曲 - li-qy - 行吟天涯:旅游·少数民族文化
 
温柔,甜美,微带哀愁的思乡曲
——试析冰心《往事》(二之三)
   
作者:右岸左人


    冰心曾说:“我平日总想以‘真’为写作的唯一条件。”《往事》(二之三)正是作者真情的自然流露,是她纯真感触的记录。我们读这篇散文,就象欣赏一首意境深邃的思乡曲,对故土,对亲人深挚的眷恋,温柔地拨动了我们的心弦,仿佛置身于大自然诗一样美的境界中,陶醉在凝净,超逸与庄严的氛围里。

    一九二三年九月,冰心离开祖国到美国波士顿威尔斯利大学留学。这期间,她写出了著名的散文《寄小读者》和《往事》(二)等。这些作品,虽然写于国外,但没有对资本主义国家生活的艳羡,有的只是对祖国、故乡、亲人、儿童的怀念。《往事》(二)有这样一首序诗:

         
她是翩翩的乳燕,
          横海飘游,
          月明风紧,
          不敢停留——
          在她频频回顾的飞翔里
          总带着乡愁!

“乳燕”是冰心自己的写照,“乡愁”是《往事》(二)的抒情主调。冰心抵达美国威尔斯利大学不久,十一月便因病住进圣卜生疗养院,十二月十五日转青山沙穰疗养院。次年二月三十日夜,她在廊下倚枕赏月,触动了情怀,写下了这篇《往事》(二之三)。

    从结构上看,全文可分成四个部分。

    作者起笔,就描摹了林中月下青山给人的总的印象。作者为大自然的美景所倾倒,禁不住大声赞叹:“今夜林中月下的青山,无可比拟!”造成先声夺人之势,使读者欣然领悟到,原来这是美的极至所在。接着,用了一个仅能“仿佛万一”的比喻,说青山象“娟娟的静女”,虽有光彩照人的艳丽,却不妖媚轻佻,是一个戴着华贵珠宝饰物的少女,低眉垂袖,矜持庄严。试想,若再翻上一万倍去,那将是怎样美妙的境界呵!作者感叹于前,形容于后,以虚带实,一个比喻就展现出大自然惊人的美。这是第一部分。

    紧接着,作者扣住前文中“月下”一词挥洒开去,进一步描绘青山之美,通过反复渲染,绘神写意,一个满空幽哀的林中胜境,便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清幽的月光使万物失去了固有的色彩。作者用“浓黑”、“莹白”、“浅蓝”三种冷调颜色,描画出一幅“流动的光辉之中”的青山朗照图;凄清、幽哀、凝静、超逸,正与那“娟娟的静女”的明艳、矜严同调。如许境界,这般意绪,几乎不容凝视,不容把握。在美的魅力面前,言辞文字都暗然失色,丧失了表达力。可作者却偏要把不容凝视的,观察得异常真切,体会得分外精微,把不容把握的,形诸笔端,使神味、情致毕显于读者面前。

    对自然的爱,使冰心的笔流泻出温泉水似的柔情。她以“今夜的林中,决(也)不宜……”起头,排列四个段落,把自己体味到的那些精微的“神意”,用爽利温润的笔墨潇洒地挥写出来,画出物象的形神意态,曲尽林中的种种情趣:今夜林中,决不宜于将军夜猎——那太粗犷豪放,会破坏凝静;今夜林中,也不宜于燃枝野餐——那过于热烈喧哗,失去超逸;今夜林中,也不宜于爱友话别——那过于凄凉缠绵,与大自然的庄严相牴牾;今夜林中,也不宜于高土徘徊,美人掩映——这一片空灵,只容意念回旋,容不得世人涉足,哪怕是隐土美人寻句赏音的雅兴,也会亵渎这光雾凄迷、满空幽哀的神意。这四“不宜”,从不同侧面把林中胜境的种种情致意趣透露出来,让读者十分真切地看到了“这三色衬成的宇宙”,确凿无误地把握住“这如怨如慕的诗的世界”,显示了作者非凡的艺术功力与卓绝的语言艺术。

    如果说第一部分是“起”,写今夜林中之美,第二部分是“承”,接着前文写“触景”时的种种体验、情趣,那么,下面则是“转”,由“触景”转入“伤情”了。

    “我倚枕百般回肠凝想”一句,是对前文的小结,“忽然一念回转”则将转入对“客愁”、“乡梦”的记写。我认为,在此以前的第一、第二部分,情调是温柔甜美的,满蕴着对大自然的爱慕;但这一“转’之后,旋律基调会不会变化呢?作者已用“黯然神伤”一语为我们透露消息了。

    或许读者会认为,作家立刻就要抒写那使人“黯然神伤”的意绪了吧。不然,作家引而不发,宕开一笔写道:“今夜的青山只宜于这些女孩子,这些病中倚枕看月的女孩子!”“只宜”一句与前四句“决不宜”、“也不宜”相对,宜与不宜,相辅相成,把“今夜林中月下的青山”的情调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与文章开头的“只能说是似娟娟的静女”相应,“这些女孩子”就是“娟娟的静女”,就是这“充满了凝静,超逸,与庄严”的宇宙的精灵。只有她们与今夜的青山最相宜!“这些病中倚枕看月的女孩子”是什么人呢?冰心在与这篇《往事》写作时间大致相同的《寄小读者》《通讯十一》和《通讯十六》中,曾介绍了同自己一起住在疗养院的二十二个可爱的女孩子。正是这些作者寄予了无限怜爱与同情的各国女孩子,正是这些缠绵床褥,经受着病患与别离折磨的女孩子,此刻在“倚枕看月”哩。

    作者突发奇想,幻想自己飞身月中,回看自己的女伴,依着山势逶迤的长廊,围栏被莹莹雪地辉映着,如水的月光浸染着雪白的被褥,使她们那娇美精巧的眉宇显得更加明艳。这如带的长廊之中;万种声息俱绝,万种因缘皆断,那些“因病抛离父母”的女孩子,正被斩不断的客愁困扰,正憧憬着那飘忽不定的如丝的乡梦,有幽瞑的疑惑,有透彻的醒悟,有祈求幸福的祷告,有对往事的忏悔,百感交集,有万千话语涌塞喉间……

    时光流逝,经历的事情也随之淡忘,而对世态人情的感悟却越来越透彻,襟怀,被洗涤得象水晶般清澈,就是愚笨如顽石钝根,也要变得灵醒,思量万事,何况这些思深善怀的女子,她们怎么会没有千种风情、万般愁绪呢?作者假借飞身月中所见,着重开拓“这些女孩子”的内心世界。她那富于变化的笔,迂回包抄,点出她们“思深善怀”的气质,便已切近使“我”“黯然神伤”的愁绪了。

    “往者如流水”一句的“往者”,是承前面“思量万事”而来,既要思量万事,回首往事就是极其自然的了。“往者”即“往事”,暗扣文章题目。回首往事如观看逝去的流水——月光下,这些来自不同国度的姑娘们,虽然都动了怀乡之情,但各自的乡魂旅思又不相同:有的梦绕罗马故宫的颓垣废柱,有的情牵万里长城的缺堞断阶:有的缠绵于约旦河边,或麦加城里,有的思绪超渡莱因河,有的则飞越落玑山。多少人黯然销魂,望断关山……

    选择“颓垣废柱”、“缺堞断阶”作为情牵梦绕  的对象,显出颓丧的感情色彩,透露了“乡魂旅思”对人的困挠折磨。作者当时年仅二十三岁,也是这些    “思深善怀”的病女子中之一员,(那乡魂旅思“在万里长城,缺堞断阶之上”的不就是她吗?)这就难怪她会流露出如此纤弱的恹恹的情绪了。“是耶非耶?”则应扣着前文中的“有幽感,有彻悟,有祈祷,有忏悔,”反省反省离乡以来的一切,是对还是不对呢?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这一段,是巧借“这些思深善怀的女子”表现“我”“黯然神伤”的第一个层次。

    回首了往事,再展望未来,这也是顺应着“思量万事”的逻辑而发展的。“来者如仰高山”——对卧倒病床的孱弱女子来说,道路何其艰难呵!久病不愈,如登山者在崎岖路上久久徘徊,未来怎能逆料呢?也许明日,也许今年,就会摆脱病网的羁绊,去轻叩死神的铁门了(死,就是对疾病的彻底解脱,所以说是“揭卸病的细网”)。——这一段,是巧借“这些思深善怀的女子”表现“我”“黯然神伤”的第二个层次。对未来,对命运,对疾病,轻描淡写,不露“黯”,其实是用微笑饰其痛苦,用轻松掩其沉重,这便将“神伤”况味表现得益发充分了。由此可见,这触景伤情的“一念回转”,给第一、第二部分那温柔甜美、充满诗意画趣的旋律之调,注进了一股微带忧郁的情绪,使得“这如怨如慕的诗的世界”的愁怨味更为浓厚。

    这使人“黯然神伤”的往者”(往事)和“来者”(未来的往事),这恼人的“乡魂旅思”和“病的细网”,如何才得解脱呢?——“轻叩死的铁门!”接下去便写对“无限之生”的梦想。灵魂脱离了病躯,便获得自由了,上天入地,可以任其幻想。遨游天国地狱,谁说得清是欢悦还是惊怯呢?有在天上与故去的亲友重逢的快乐,有对人间生活的留恋,有悔恨——那些未成而可成的事,有遗憾——那些将要变成事实而终于未能实现的愿望。作者借“幻拟”的手法,含蓄地表达了她的愿望:希望在别一个世界获得永恒的生,永远不再有“客愁乡梦”。这样幻想,哪是为我个人呢,不,牵连着一切有生命者,而生命是伟大的,倘若有“无限之生”,岂不美哉!

    这一部分写作者倚枕赏月触发起乡思客愁,以及对“无限之生”的梦想。作者那颗怦怦搏动的赤子之心,已经赤裸裸地呈现于读者面前了。她那淡淡的哀愁,怅然若失的迷惘,不可名状的忧伤,她那凄恻纤美的文字,委婉含蓄的格调,正象她在《诗的女神》中所声称的:

         
是这般的:
            满蕴着温柔,
            微带着忧愁,
          欲语又停留。

这便是诗人、散文家冰心的创作个性,这便是她的风格。冰心散文,象一池温暖柔和的春水,舀一瓢乃至半瓢也是柔波漾漾,我们尚未分析完《往事》(二之三),便已完全领略到那种韵致了。

    最后两个自然段是结尾部分,写乡愁终究不可排解。这一切(包括林中月下的胜境,“往者”,“来者”),在“幻拟”的一刹那间,都融进了无限之生,获得了永恒的生命。此时此地宇宙中流动的光辉,是对往事的隐微的忧虑,充满了幽哀的神意,是豁然开朗的大彻大悟,那么明澈;无论幽忧还是彻悟,都象弥漫的云烟袅袅升腾,超凡脱俗,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感情似乎升华了,超脱了。其实不然!“幽忧”并未消除,作者不得不求问于万能的上帝:我究竟有什么福气,可以享受大自然如此美妙绝伦的胜境呢?我又有何罪孽,要受那乡思客愁的折磨呢?流露出幻想破灭后的失望和痛苦。足见在神游天地之时,乡思客愁只是暂时忘却,一旦神凝智静,乡梦又恼人地袭来了。想忘却而不能忘,想摆脱而不可得,她对祖国对亲人的思念,就更显得深沉缠绵了。



                                    

                                  温柔,甜美,微带哀愁的思乡曲 - li-qy - 行吟天涯:旅游·少数民族文化

                 1929年夏,新婚不久的冰心、吴文藻夫妇回上海省亲,与冰心父母共享天伦之乐。

 



                往  事(二之三)

                              冰 心


今夜林中月下的青山,无可比拟!仿佛万一,只能说是似娟娟的静女,虽是照人的明艳,却不飞扬妖冶;是低眉垂袖,璎珞矜严。

流动的光辉之中,一切都失了正色:松林是一片浓黑的,天空是莹白的,无边的雪地,竟是浅蓝色的了。这三色衬成的宇宙,充满了凝静,超逸与庄严;中间流溢着满空幽哀的神意,一切言词文字都丧失了,几乎不容凝视,不容把握!

今夜的林中,决不宜于将军夜猎——那从骑杂沓,传叫风生,会踏毁了这平整匀纤的雪地;朵朵的火燎,和生寒的铁甲,会缭乱了静冷的月光。

今夜的林中,也不宜于燃枝野餐——火光中的喧哗欢笑,杯盘狼藉,会惊起树上稳栖的禽鸟;踏月归去,数里相和的歌声,会叫破了这如怨如慕的诗的世界。

今夜的林中,也不宜于爱友话别,叮咛细语——凄意已足,语音已微;而抑郁缠绵,作茧自缚的情绪,总是太“人间的”了,对不上这晶莹的雪月,空阔的山林。

今夜的林中,也不宜于高士徘徊,美人掩映——纵使林中月下,有佳句可寻,有佳音可赏,而一片光雾凄迷之中,只容意念回旋,不容人物点缀。

我倚枕百般回肠凝想,忽然一念回转,黯然神伤……

今夜的青山只宜于这些女孩子,这些病中倚枕看月的女孩子!

假如我能飞身月中下视,依山上下曲折的长廊,雪色侵围阑外,月光浸着雪净的衾禂,逼着玲珑的眉宇。这一带长廊之中:万籁俱绝,万缘俱断,有如水的客愁,有如丝的乡梦,有幽感,有彻悟,有祈祷,有忏悔,有万千种话……

山中的千百日,山光松影重叠到千百回,世事从头减去,感悟逐渐侵来,已滤就了水晶般清澈的襟怀。这时纵是顽石的钝根,也要思量万事,何况这些思深善怀的女子?

往者如观流水——月下的乡魂旅思,或在罗马故宫,颓垣废柱之旁;或在万里长城,缺堞断阶之上;或在约旦河边,或在麦加城里;或超渡莱因河,或飞越落玑山;有多少魂销目断,是耶非耶?只她知道!

来者如仰高山,——久久的徘徊在困弱道途之上,也许明日,也许今年,就揭卸病的细网,轻轻的试叩死的铁门!天国泥犁,任她幻拟:是泛入七宝莲池?是参谒白玉帝座?是欢悦?是惊怯?有天上的重逢,有人间的留恋,有未成而可成的事功,有将实而仍虚的愿望;岂但为我?牵及众生,大哉生命!

这一切,融合着无限之生一刹那顷,此时此地的,宇宙中流动的光辉,是幽忧,是彻悟,都已宛宛氤氲,超凡入圣——

万能的上帝,我诚何福?我又何辜?……

                                     一九二四年二月三十日夜,沙穰。



右岸左人注释:

  
《往事(二之三)》最初发表于《小说月报》,后收入《冰心散文集》(北新书局一九三二年版)。

    飞扬妖冶:艳丽轻佻而不庄重。

    璎珞矜严:璎珞,珠玉串成的装饰品。多为项饰,类似今天的项链。矜严,庄重的意思。璎珞矜严是说戴着华贵装饰品的少女,态度庄重,作者以此比拟青山。

    如怨如慕:怨慕,“怨己之不得亲而思慕也。”(朱熹)如怨如慕,似怨恨又似思慕。

    高士,志行高尚之士,多指隐士。

    黯然神伤:黯,深黑,没有光彩。形容情绪低落,灰心失望而伤心。

    衾禂:指被褥。出自《诗经?召南?小星》:“抱衾与禂。”衾,被子。禂:单被。

    万籁,各种声息。

    感悟:心有所感而解悟。

    罗马故宫:罗马是意大利首都,是古罗马帝国发源地。市内多古代规模宏大的建筑。

    约旦河:发源于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流进大巴勒湖,南流注入死海,长320公里。

    麦加:伊斯兰教的第一圣地。在沙特阿拉伯西部赛拉特山区一条狭窄的山谷里,面积近30平方公里,伊斯兰救创立人穆罕默德的诞生地,也是伊斯兰教的发源地。该城是世界穆斯林朝拜的中心。

    莱因河:欧洲大河之一。源于瑞士境内阿尔卑斯山,西北流经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法国,西德,荷兰,在鹿特丹附近注入北海。

    落玑山:又名落基山。北美洲科迪勒拉山系东部的山脉。

    泥犁:梵语,又译作泥黎,泥犁,即地狱,其义为无有。所谓喜乐之类一切皆无,为十界中最劣境界。就上下文义来看,此泥犁不宜作地下之狱,治已死之罪人的“地狱”解,似应理解为“阴间”,与天堂相对;在犹太教经典中,地狱的原意即为“阴间”,仅指死者灵魂的去处,并不涉及赏罚问题。

    幻拟:幻想。

    宛宛氤氲:烟云屈曲移动弥漫的样子。宛宛,屈曲状。

                                               (原载《语文月刊》1986年1期)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