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打箭炉之夜  

2007-08-29 11:34:3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箭炉之夜 - li-qy - 行吟天涯:旅游·少数民族文化

 

 以文当哭

——谨以本文祭奠于赞娜的灵前

 

右岸左人

 

 

 今天,20061219 11点零5分,突然得到达娃的手机短信,一个晴天霹雳炸响:赞娜于前天(1217日)因病去世! 

  
我欲哭无泪!长歌当哭,可此时无语,更无歌。 

  
往事历历在目,她还那么鲜活地站在我面前,她竟早早地走了,抛下她年迈的父母和一双幼小的儿女,抛下她的朋友和她所热爱的事业! 

  
往事历历在目,她还那么年轻,还有那么多想做还没来得及做的事情要去完成! 

   9
月上旬我去道孚考察,路过康定,她邀我去她家。她们全家已经吃过晚饭,她和她母亲专门为我买来好菜,端出好酒热情接待我。我说麻烦你们了,她说“老师要是到了康定不来我家,那肯定是我的错!”还把她父亲道孚家的电话给我,可惜到了道孚县城,给那位道孚文化名人打电话,通了,没在家,竟未能谋面,错过向他请教的机会。 

  
最后一次见她,是1018日上午在康定城一座幽静的茶楼上,我乘车回成都前的两个小时!她,达娃和我,谈笑风生…… 

  
回成都后,就只是发手机短信联系了,我托她帮我查一份民国时期有关扎坝的资料,她回话说“我尽全力!”音犹在耳,可她竟然早早地去了!
再打开手机,我们往还的短信一条条历历在目!历历在目——

右岸左人2006-11-13  16:14
   请在州档案馆帮我查一篇赵留芳的《查坝调查记》,载1938年《康导月刊》创刊号,请复印一份寄我!我在报上看到一个叫焦虎山的人去查过,此文对我很重要,请一定帮忙找到!

   赞娜2006-11-13  16:17
   监考完就去。

   赞娜2006-11-17  18:56
   解放前的资料全部加密。没有国安局的许可,查不到哦。

   右岸左人2006-12-17  19:21
   麻烦你再想想办法,或找州图书馆?

   赞娜2006-11-17  19:28
   好,我尽全力!

   达娃2006-12-19  11:05
   右岸左人老师,赞娜因病(17日)不幸离开我们了,昨天处理完她的后事。


   我欲哭无泪!无语,更无歌。

   我翻出去年4月写的一篇《打箭炉之夜》(正巧是记述我们一起在茶楼喝茶聊天的日记),祭奠于她的灵前,以此当歌,以此当哭!

 

 

打箭炉之夜

 

2005421  

 

 打箭炉,又称炉城,即现在的康定县。旧时,藏语称达折渚或写作打折都。传说蜀汉时诸葛亮南征孟获,遣将郭达在此造箭得名。郭达将军昼夜造箭3000支,造完箭乘仙羊而去,后人为纪念郭达,把康定城东北一座大山取名郭达山,山下建有郭达将军庙。后人考证,诸葛亮远征孟获,系南征不是西进,郭达造箭纯属虚构。其实打箭炉之名是藏语达折渚(或打折都)之译音,“达”指达曲、折即折曲,两曲(河)即雅拉河和折多河,(或)为汇合之意,达折渚,即两水汇合的地方。“打箭炉”之名最早出现于《明史·西域传》中。公元1908年,清政府将打箭炉厅改为康定府,康定之名始见于史。1913年,国民政府改府为县,康定始有县治。 

          

            

    从雅江扎坝“走婚大峡谷”调查回到康定,好不容易给赞娜打通电话,她说下班就来金鹿宾馆看我。

 赞娜是我多年前的藏族学生,一直保持着联系。但这次来康定,事先没给她打招呼,也许一次意外的见面会更让人惊喜。

 近6点,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她同两位年青女士。她介绍年龄跟她差不多的一位说,我的同事、最好的朋友。指着20来岁的一位说,我表妹。然后说,去吃火锅鱼吧!

 一起打的,往折多山方向走,差不多到南郊了,在一家火锅鱼餐厅门口下车。赞娜说,这家味道很不错,很多人都来吃,有时还要排列子。

 穿过窄窄的巷道,到雅间坐下。其实,雅间并不高雅,只是单间而已。

 突然停电,真是大煞风景!

 点上三支腊烛,烛光摇曳,又觉得颇有情调了。加上赞娜和她的同事说话风趣、开玩笑大胆,一唱一和,表妹帮腔,气氛一下活跃起来。

 我问赞娜,你这位同事叫什么名字,刚才没听清。

 “达娃拉姆。”她自己“自报家门”。

 赞娜道:这可是个美女啊,身上有藏、汉、羌、彝的血统,混血儿,杂交优势!

 我说:呵呵,是民族大团结的结晶啊!

 赞娜笑道:当然哦,所以她的外公才多嘛。

 外公?

 达娃也笑着说:家公是家里的老公,外公就是外面的老公呀!

 哦,那外婆就是外面的老婆罗?

 赞娜一拍桌子,对呀,真聪明!

 正吃着,突然天然气泄漏,炉子里的火焰一下子窜出来,喷到赞娜身上,大家跟着她惊惶逃窜。我抓起赞娜椅背上挂着的提包、风衣也跑了出来。

 赞娜说:你快走,还顾那些东西干啥!

 跑出大门,大家各自清理损失,表妹、达娃和我,毫发无损。赞娜却惨了,手被灼伤,长发被火燎了一大片,焦糊糊的。她理着齐腰的头发,难受得要掉泪了。达娃发现赞娜的眼睫毛也被燎去一截,当她告诉她时,赞娜忍不住大声抱怨我:都是因为你!

 老板跟出来,连声道歉,赞娜便把火发到她身上:你看我这头发!我留了几十年的头发!

 发了一通气,损失还是无可挽回,无可奈何,只好把长发挽成个髻,盘在脑后。

 重新换了气炉,电灯也重新大放光明,可就餐的美好气氛再也没法挽回来了。——当然,老板知趣地把“单”给免了。

 上了出租车,赞娜说,秋老师看到这么大的火还不跑,还去拿东西!

 我说:临危不惧啊!

 达娃说,我更爱你了!

 到一家比较气派的茶楼,坐下聊天。赞娜还为她的长发叹息不已。她理着发髻上烧断的发丝和衣服上的断发说:我一定要把这些断发编成一根辫子送给秋老师!

 我说:好,作个纪念。

 达娃说:我也要送一根!

 赞娜说:焦的是我的,不焦的是你的。

 达娃说:秋老师不晓得保存了好多发辫哦!

 我说:不多,就两根,一焦一不焦。

 大家都笑了起来。

 从扎坝大峡谷的走婚说到藏族的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赞娜说,她老公的母亲就有两个丈夫,是两兄弟。子女们都知道谁是自己的亲爸。

 达娃说,一个多夫的女人的本事、地位,很大程度体现在她如何对待她的几个丈夫的关系上。

赞娜说,在藏族,妻子若是有了情人,就是打死都不会出卖对方的,比共产党员被逮捕了还坚强。汉族女子就不一样了,忙不迭的交待哦认错哦。

 后来才知道,她这话是“有感而发”。

 她们说得很具体、实在,却启发了我的思想,我写作《走婚大峡谷探秘》的思路更明晰了。

  21世纪并存着多种婚姻形态。古老的走婚与现代一夫一妻对偶婚在这里相遇了。

 今天都市的走婚与带有原始意味的走婚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从文化人类学、民俗学、社会学的角度,清理脉络,对比、比较;从个案分析到人类婚姻形态变迁的宏观审视,不拘泥于一个民族(不强调民族的个体),把它作为人类都曾经经历过的历史形态活标本来剖析。中性立场。甚至用赞赏的态度看待古朴的走婚习俗;用批判的态度分析都市“文明”社会的种种婚姻现象(都市社会病)。

 在一夫一妻制婚姻形态的掩饰下,包二奶(一夫多妻)、包小伙(一妻多夫)、换妻(夫)俱乐部、同性恋、卖淫嫖娼,以及单身贵族的走婚(有一个或多个性伙伴)与抱独身主义的真正单身女单身汉的“守身如玉”……

 人类究竟怎么了?

 现在,走婚的泸沽湖摩梭人、走婚的木里利家咀蒙古人和走婚的鲜水河大峡谷扎巴人,都被一一“发掘”出来,并渲染得神神秘秘,除了为发展旅游业的炒作动机作祟,是不是冥冥之中老天爷也有意让现代婚姻遭遇这古老的习俗,让人们冷静地进行反思?

 人类,无论哪个民族,都经历过母系社会。他们从走婚“大峡谷”里走出来,走过了婚姻的种种形态,现在竟茫茫然不知所之。

 人类婚姻究竟要向何处去?

 始终固守在“峡谷”里的走婚习俗,之所以能持续到21世纪,不全是由于侥幸地幸免于现代文明的冲击、浸漫,肯定还有其深层的人文力量与符合人性本质的道德惯力在坚韧地支撑着这块最后的伊甸园。今天,千疮百孔的现代对偶婚遭遇了古老的走婚习俗,人们除了好奇和惊讶,是否还应好好回顾—下:千百年来,人类一路狂奔抛弃了多少值得珍惜的人文珍宝?灵智的人们是否应当从中悟出些继往开来的道道来?

人类抗击癌症的药物,也许正隐藏在每天都可能会消亡的几百种珍稀生物植物之中,但愿它还未消失;而拯救现代文明的也许也正是某种正在消逝的“珍稀”文明,但愿我们能够重新认识它,明智地保护它、发扬它。

 赞娜特别强调,不要伤害藏族的民族感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说到我在瓦多亲眼看到小伙子爬房子、开了眼界时,赞娜开起我的玩笑来:那你学会没有?

 达娃说:你今晚来爬我的,我老公去姑咱出差去了,不在家。

 赞娜说:她家在五楼,危险,我那里方便,二楼。

 达娃盯住赞娜:你嫉妒了?

 不是,我是关心秋老师,怕他绊下来。

 我比你更关心他,今晚我来爬,他住二楼,我爬起更方便。

 表妹坐在旁边,看着两个姐姐煞有介事地开玩笑,笑得前仰后合。

 达娃说,我嫉妒你,等你一会儿上洗手间,我就在你茶杯里放安眠药,你就没机会了!

 赞娜笑了:要放,我就给秋老师放,让他不省人事,我就有机会了!

……

 一晃就1210分了,打的,一直送我到金鹿宾馆大门,她们才返回家去。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