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羌寨风 古碉情(3)  

2009-02-10 22:45:23|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羌寨风  古碉情(3)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山菜王”的盛宴

                                         右岸左人 

 

 司机加大马力往前赶,绕过汶川县城,朝九寨沟方向开去。拐了九十九道弯,越野车终于停到 “山菜王”餐馆大门前。旅行社的大轿车、小轿车、中巴车将门前公路两边挤满,人们熙来攘往,热闹非凡,大都是前往九寨沟的游客。

 一排宽宽的石梯上铺着腥红的地毯直通大门,房顶石墙上嵌着“山菜王大酒家”几个金字,高大的门楣上披红挂彩,悬挂着一只很大的牦牛头骨,在左右两边稍矮处各挂着一只盘羊头骨。门枋上贴着鲜红的对联。大门左边墙上,非常别致地挂着一杆土制猎枪和一张木犁;右边墙上,则悬挂着金黄色的稻谷草、黄灿灿的玉米棒子、红亮亮的金瓜、红艳艳的辣椒,真是硕果累累,给门庭平添了许多野趣。从屋顶上挂下一串鲜红的圆灯笼,每个灯笼上有一个金字,我认出是“山、菜、王、欢、迎、光、临”。石梯前当路摆着一只大酒坛,贴着喜庆的菱形红纸,坛中插着一根长长的竹杆;旁边一位羌族少女手执托盘,盛着六只装满酒的酒杯。

 我知道,酒坛和酒杯里装的都是羌族人最喜欢喝的咂酒。喝咂酒通常用长长的竹管吸、一口口咂,有首古诗专写喝咂酒:“万颗明珠一坛收,王侯将相都低头。双手抱定朝天柱,吸得黄河水倒流。” 咂酒是用青稞、小麦、玉米等粮食酿成的。初尝,觉得味淡,但后劲足,酒力散得慢。石梯两边,各站着两位身着羌族节日盛装的妙龄女子。在她们身后的石阶上站着两名头缠包头巾身着麻布短衫外套羊皮背心脚打绑腿的羌族小伙子,他们手执金色长号,昂首而立。          

          羌寨风  古碉情(3)(原创散文)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此时从大门里走出一位三十一二岁略显清瘦的年轻人,笑容满面地快步走下石梯,向我们一行迎来。马鸣急忙介绍:“这是‘山菜王’执行总经理伍勇!”接着又将客人逐一介绍。伍勇同客人们握手之后便说了一声:“请!”顿时鞭炮大作,长号齐鸣。一位羌族姑娘将托盘中的酒杯双手举起,躬身向我敬酒。我双手接过,一饮而尽。另一位姑娘立即迎过来,递给我一条长约五六寸的红丝带,要我拴在手腕上,并对后面的客人说:“男左女右。”我匆匆把红丝带系在左手上。

 伍勇引路,我们一行走进大门。里面是一间大屋,宽敞明亮,摆着十多张方桌,满座宾客,觥筹交错,笑语喧哗。

 一位三十多岁的羌族大哥微笑着迎上来,问伍勇:“这就是省里来的客人吧?欢迎,欢迎!”

 伍总向大家介绍道:“这是杨董事长,西川著名企业家,‘山菜王’的老板。”

 “我现在的身份是‘山菜王大酒家’经理,给伍总打工。”杨董事长大方而洒脱地同客人一一握手:“先请大家随便参观参观!”又对伍勇说:“伍总,是不是把客人安排在外边草坪?”

 伍勇说:“好!”

 我问:“伍总,你不是本地人?”

 伍勇说:“我是重庆人,到这里来打工。”

 杨董事长介绍说:“伍总是北京商学院毕业的。”

 伍勇说:“我喜欢这里,体制好,产权和经营权分离。董事会聘我,从不干涉我的工作。杨董事长和另一个董事,是以普通人的身份由我分别聘用担任大酒家经理和购物中心副经理的。他们工作不称职,我可以解雇他们;我工作不称职,董事会可以解聘我。因此,工作起来得心应手。”

 伍勇领我们走出大厅来到草坪。这是一个开放式的花园,苹果树亭亭如盖,碧草如茵,山风吹来,似闻到了阳春三月草原迷人的芬芳。在看不见的某个角落,麦克风播放着羌族乐曲,羌笛音色明亮柔和,悠扬婉转,乐音哀怨,袅袅婷婷,若有若无。草坪上撑几把大号太阳伞,摆放着雪白的塑胶桌椅,衬着青山、白云、蓝天,实在是太美了。余地欢呼着冲了过去,蹦跳着在草坪上旋转,伸出双手高呼:“ 呵——!太美了——!”

 伍勇请我、余地和马鸣等入座,说:“今天我和杨董事长把公司下午的事都安排好了,什么事都不干,专门陪你们。”

 杨董事长说:“你们是搞民俗搞文化的专家,平时请都请不来;今天来了,有幸相识,是我们的缘份,一定要好好请教。”

 大家分宾主依次入座,相互交换了名片。

 司机问马鸣:“马老师,吃点菜还是包席?”

 马鸣正要开腔,伍勇摆摆手说:“你们不管,我已经安排好了。”

 几个身着盛装的年青羌族少女飘然而至,为我们摆上瓜子、花生和各种凉菜。

 我又想起马鸣那句话“羌家出美女”。这五个羌家女子,一般高的个头,一样的身段,一样的色彩艳丽的打扮,广袖长裙,如飘似拂,仿佛是雪山碧野日精月华孕育出来的云中仙子下凡。

 伍总给客人们敬烟,在座的男士女士都不抽烟。

 “好习惯。我这恶习就是改不了。”他笑笑把香烟揣进衣兜里,继续说道:“我们这里的食品都是绿色食品,大家尽可放心。你们看,凉菜多是野生菜做的。这是凉办蕨菜,这是野竹笋,那边黑黢黢的那盘是核桃花——黑色食品,恐怕你们都没有吃过。凉拌肉类也是用牦牛肉,或者是本地猪肉作的。本地猪是用玉米甚至用卖不出去的苹果饲养的……”

 “猪还吃苹果?就是著名的茂汶苹果?”余地瞪大了眼睛,得到肯定回答后大为感慨:“嗨呀,这里的猪好幸福呵!”惹得人们一齐轰笑。

 只有杨董事长没笑,说:“我们农民倒不觉得幸福,苹果卖不出去,损失太大了!”

 两个姑娘抬了一箱啤酒出来。余地吓得向我伸舌头。

 我说:“你们可以利用现有的林木花草、果园,开发旅游观光业,搞‘农家乐’嘛,郫县友爱乡农科村就是这样搞的。”

 杨董事长说:“我们这里也在搞,城附近就有几家‘羌家乐’。但一般农户大都缺乏商品意识,还不愿意搞。”

 这时五个羌族姑娘已悄然站到餐桌前,排成一行。

 伍总待女招待斟好啤酒,便举杯祝酒:“我先给各位专家、领导敬一杯酒,感谢大家光临!”随即向站在对面的羌族姑娘们喊道:“唱《羌家祝酒歌》!”

 姑娘们齐声用羌语唱了起来,身子微微地左右摇摆,象春风中的柳枝。我认出这些唱歌的姑娘正是刚才在大门上敬酒的那几个少女。她们的歌声宛转悠扬,情深意切,我们虽听不懂词意,却都被深深地感染了。那歌声仿佛从悠远苍茫的历史中传来,有一种强大的穿透力,越过重重青山,穿过浩瀚的蓝天,浸透你整个的身心。

 伍总左手举杯,右手轻轻随着歌曲的旋律打着节拍,当姑娘们唱到最后一句“……且——什——剐”时,他对大家说:“‘且什剐’就是干杯的意思,大家干!”

 杨董事长说:“按我们羌家的规矩,第一杯酒必须喝干!”

 主客都举起杯大口大口地喝。伍总补了一句:“最后喝完的,要筛糠!”

 余地喝了一半,停下来问:“什么叫‘筛糠’?”

 我已喝干,猜到“筛糠”大约是什么意思,说:“你不快喝,马上就要遭‘筛糠’了。”

 话音未落,杨董事长便喊道:“余老师最后喝完!”

 唱歌的姑娘们一齐围过来,把余地簇拥到一边的空旷处,四人抬手抬脚,一人护着头,一使劲便把她往上抛去,然后稳稳地接住。“嗬——”大家都惊叫起来。我马上拿起余地的相机,待姑娘们第二次把她抛上去时便拍下了这个精彩场面。连抛三次,“筛糠”便结束了,姑娘们把头发散乱的余地扶回座位。

 我笑道:“早知道是这么个‘筛’法,我也该慢慢喝。”

 余地脸色仓白,坐到座位上两手紧紧撑住椅子的扶手,说:“没筛老左,他心里不平衡!”

 杨董事长笑道:“那就再筛筛左老师!”

 姑娘们又一拥而上,把我抬起往上连抛了三次。余地又给我照了一张被“筛”的狼狈相。

 伍总对姑娘们说:“来的客人都要‘筛’一下。”

 姑娘们又先后把马鸣和司机筛了三下,我都分别拍了照。

 伍总示意斟酒,一位姑娘给主人和客人都只掺了半杯。伍总说:“以后的酒都请随意了。”

 大家都十分赞赏这一宽松的政策,连说“好好好!”

 伍总又点歌:“再唱一首,唱《给郎做双云云鞋》!”

 “一个铜钱丢过街,十处梅花九处开,左手摘来头上戴,右手摘来顺怀揣,怀里花儿做样子,给郎做双云云鞋。”

 姑娘们唱完第三支歌,便退了下去,只是领头的那位留下侍立一旁,随时给大家斟酒。

 我站起身举起酒杯,说:“我敬伍总和杨董事长一杯酒,感谢你们的盛情,感谢羌家姑娘们的美妙歌声!”

 伍总、杨董事长站起来,余地和马鸣、司机也都举着杯站起来,大家一饮而尽。

 上来一道热菜,杨董事长说:“这是石板鱼,不是人工饲养的,是从我们旁边这条河里打上来的,味道特别鲜美。”

“请!各位请!”伍总伸出筷子,向大家示意。“这种鱼没法人工饲养。它只能在急水里,而且是这种从雪山流下来的冷水里才能生存。在成都是吃不到石板鱼的,大家多吃点。”

 我拈了一条,样儿同泥鳅差不多,细细品尝,肉细质嫩,其味鲜美无比。

 我提出个问题:“伍总,杨董事长,你们这儿卖獐子、麂子、盘羊等野生动物肉吗?”

 “不!”伍总断然说道。“国家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我们是绝对要保护的。我们卖的虽然都是绿色食品,但特别注重环保,提倡环保意识。我们卖的野菜,都是自己栽培的——在寨子外边我们有几十亩蔬菜基地。”

  杨董事长补充道:“在草坪那面,”他指了指旁边一顶太阳伞的那边,“我们养得有一只猴子、一只猫头鹰,都是农民准备卖给餐馆时被我们买下的。猫头鹰还被火药枪打伤了,敷了药,十多天才医好。你们吃了饭可以上去看看,说不定将来我们还可以办个小小动物园哩。”

 马鸣站起身向主人敬酒:“我敬二位经理一杯酒。我也是羌人,献给主人和成都来的客人一首《西呀拉沙》!”说毕,他端着酒杯,退后一步,便边唱边跳起来:“呵哈西呀拉沙,哈纳吉里纳拉呀,西呀拉沙哈韦呀拉沙,哦由西里让拉呀,西呀拉沙呀……”

 待他唱完,大家一齐鼓掌欢呼:“好!好!”

 马鸣又作解释:“歌词大意是:火塘的火哟为什么格外明亮呀,青稞咂酒为什么格外醇香,哦,是因为欢迎远方的客人呀,火才这样明亮哟,酒才这样醇香芬芳。”

 伍总说:“少数民族,不管是羌族、藏族、彝族还是蒙古族、维吾尔族,他们都能歌善舞,感情奔放,说唱就唱,说跳就跳,没有什么束缚。”

羌寨风  古碉情(3)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我也十分感慨:“相比之下,汉族人太拘谨,太不善于表达感情。从这个意义上讲,孔老二把我们汉民族害惨了!

 伍总把手一扬,叫道:“对!我非常欣赏少数民族的文化,我来搞这个‘山菜王’,目的不只是发展经济,还在于发扬羌族文化,促进各民族文化的交流。”

 “有见地!”我击节赞赏。“有胆识的企业家都注重经济与文化的结合。”

 余地也加入我们对民族文化的讨论。马鸣则向杨董事长询问附近羌家人去年的收入情况。

 “旅游业的经营,要根据当地旅游资源的特点,在特色上把文章做够、做好。”伍总继续同我讨论。“羌寨石碉建筑和羌区野菜对旅游者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发挥优势是旅游业开发和建设的一条基本原则,我们就是按照这一原则来为‘山菜王’定位的。”

 我近来的学术兴趣已渐渐从民俗学向旅游文化学扩展,此时遇到一位开发文化旅游的实干家,正好交流自己的见解。“‘山菜王’要增加文化内涵、文化附加值,必须体现羌族地方文化特色,应当把美学注入餐饮娱乐的开发之中。”我拈了一片老腊肉喂进口中,一边嚼一边说:“你们还可以开发‘山菜王’系列食品,产品的构思、设计、造型、款式、装璜、包装、商标、广告等各个方面,都应凝结着生产者的文化素养、文化个性和审美意识,凝聚着羌族文化的特色和文化个性,才会增值、走俏。产品的文化含量越大,文化附加值越高,它的辐射力便越强。”

 “我们想到一起来了!”伍总一拍椅子扶手,“我敬你大哥一杯酒。干!”

 我俩一碰杯,将半杯酒一饮而尽。站在旁边双手捧着啤酒瓶的羌族姑娘立刻又给斟上。

 我在实干家中居然遇到知音,酒兴大发,谈兴更浓了。不管谁敬酒都大杯大杯老老实实地喝,有生以来第一次喝啤酒“喝通了”,神思飞扬,谈吐激昂,神清气爽,浑身通泰,感觉美妙极了。

 “发展羌寨旅游观光业,要注意塑造良好的形象。”我有些忘乎所以,侃侃而谈,“旅游观光固然包含物质的消费,但更主要的是一种满足精神需求的文化活动和审美活动,你们酒店大门独具羌文化特色的装饰,大厅的巧妙布置,羌族姑娘的精彩表演等等,无不体现了这种追求。特别是民俗风情资源——如象羌族的民居、服饰、歌舞等等的开发,可以营造观光旅游浓郁的文化氛围,与观光农业如林木花草、果园鱼塘的经济资源共同作用,可为旅游观光者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服务、消费和享受,带来显著的效益和财富。这就是说,旅游观光业的发展必须走向文化。”

 “对,必须注入文化!”杨董事长在大腿上一拍,“文化,是人类精神的家园。有文化,游客在这里就找不到归依,我们的‘山菜王’就没有吸引力。”

 “左老师,”马鸣插话,“对不起,我打断你的话了。要增强旅游观光的娱乐作用,这比较好办。你认为应如何增强旅游观光的认识教育作用呢?”

 “来的路上,我们车从县城‘中国羌族博物馆’门前经过,还没来得及去看。我想,你们应当把‘山菜王’也办成一座‘羌族博物馆’,不是那种只陈列图片和实物的博物馆,而是一座充满生气的生活化的民俗博物馆。”

 “这主意好!”杨董事长频频点头,脸上放出光彩。

 “这样一来,旅客只要走进我们‘山菜王’,就等于进了一次羌族博物馆,并且不只是来参观,而是来参与,来体验,我们的‘山菜王’就有了更大的魅力,更大的吸引力!”伍总又兴奋起来,倏地站起身,“我提议,为我们的‘山菜王’博物馆,为我们美好的明天,干杯!”

 大家都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伍总握住我的手说,“大哥,下次我一定专程到成都来拜会你,什么事都不干,只喝酒聊天!”

“对,啥事都不干,只喝酒聊天!”

 太阳伞下,小阳春般的阳光灿灿的,暖暖的,喝得微醺的我真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吃完午饭已经4点半钟了,日脚西斜,给山川镀上了古铜般的色彩,显得更加美丽壮观。我们准备回县城,伍总和杨董事长坚决挽留,伍总说无论如何也要吃了晚饭、参加了民族歌舞晚会再走;杨董事长说,不喝咂酒,不跳羌族锅庄,就不算到过羌寨。

 马鸣悄悄对我嘀咕:“不能留下,喝咂酒被灌醉了,起码醉你三天三夜……”

 听他这样一说,我便坚决推辞了。伍总、杨董事长十分遗憾地送我们离去,一再表示欢迎我们再次光临。

                                                                          (本页图片采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