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羌寨风 古碉情(1)  

2009-02-10 21:49:26|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羌寨风 古碉情(1)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羌寨风 古碉情

 

                                                                        右岸左人 

 

《西部文化》编辑部的老王约我写一篇介绍羌族风土人情的文章,于是我便给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朋友打电话,请他帮我联系去羌寨考察。事情很快就落实了,州里派文化局干事马鸣驱专车来成都接我们。

说是“我们”,是因为恰恰省报有位记者也要去阿坝州采访,州里就顺便一起接待“我们”。

下午两点钟,越野车去接她时,这位记者差不多是从报社大楼冲出来的。这是个留着披肩长发身穿米黄色摄影背心大约三十四五的女人,边上车边向我伸出手边作自我介绍:“余地!‘留有余地’的‘余地’。”

越野车在柏油路上飞驰,驶出成都平原,便沿着岷江河谷蜿蜒而上。司机是阿坝人,一边开车一边悠闲地抽烟,他技术好,驾轻就熟自如自在,加上路况好,汽车行驶平稳播。他打开音响,一路播放藏歌羌歌:《九寨之恋》、《梭磨河情歌》、《羌笛情韵》、《哦德索》、《西呀拉沙》、《酒歌》……有好几首曲子都有唢呐、手铃、羊皮鼓伴奏,音韵悠扬,非常悦耳。马鸣坐在副驾驭位上,给我们作导游。有向导介绍沿途风光,又有音乐作伴,旅途便显得轻松愉快了。

我对羌族文化很有兴趣,作过一些研究。羌族是我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三千多年前,殷代的甲骨文就有关于羌人的记载。现在主要分布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所属茂县、汶川县、理县、黑水县、松潘县,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县,以及绵阳市的北川等县,共有人口约20万。有语言,无文字,很早就通用汉文。虽然人口不多,历史文化遗产却非常丰富,风俗民情淳厚古朴,对民族史、民俗学研究来说是很有价值的。

 

首访西羌第一村

 

 从成都出发,沿去九寨沟的旅游干道西行126公里,便见岷江对岸河畔上耸立着一座突兀的羌碉,马鸣手一指,说:“那就是羌锋村。”

这就是我们要去的第一站——汶川县绵池(本为篪)镇羌锋村。经过一道吊桥,来到村外荞子地。荞子花开,一片连一片,象粉红色的云霞铺天盖地,蔚为壮观。马鸣介绍说:“羌锋村,旧称‘簇头村’,‘簇头’即箭头。”马鸣谈起当地的历史,文气十足,如数家珍:“村名最早在史书上记载的是《明史·四川土司》,穆宗隆庆二年就是公元1568年‘移马原墩于簇头,筑城,置堡官’。村名从‘簇头’到‘先锋’,从部落战争到各项工作都走在前面的‘羌族先锋’,标志着羌锋村巨大的历史飞跃。”

我问:“马鸣,你是学历史的吧?”

“不,我是画画的。”说毕,他诡谲地一笑。“我爱羌族史,更爱羌族人。”

越野车开进村口,停在嵌着石板的大坝子里。靠山的一面耸立着我们在河对岸看见的那座碉楼,后面连着一大片碉房,房屋依山而建,错落有序,宛若城堡。

碉楼大约有十一二层高,呈四方形,墙体由下而上稍稍向内倾斜,巍然屹立。正面墙上嵌着“西羌第一村”五个金色大字,落款是“费孝通”。

“马老师,为什么叫‘西羌第一村’?”余地仰望着碉楼问。

“说它‘第一’,是因为它完善保存了灿烂的羌族文化,保存了古朴而又独特的民族风情,保存了羌族的碉楼、碉房;”马鸣说,“还因为它的优越的地理位置——是进入羌区的门户,是第一个村落。”

“这题字非常珍贵!”小余从挎包里掏出一部照相机挂在胸前,又拿出笔和采访本,问:“你们是怎么请到费老题字的呢?”

“汶川县有个大学生考取了费老的研究生,是他的关门弟子。”马鸣说。“县里托他请费老来考察,费老很想来,但当时已80多岁了,没法长途跋涉,这位研究生就请他题了这几个字。”

马鸣又回到碉楼的话题说:“《后汉书·西南夷传》说古羌人“依山居止,垒石为室,高者至十余丈”的“邛笼”,邛笼就是我们现在看见的碉楼。羌民族是天才的建筑师,修碉房修碉楼从来都不画图、吊线,也不搭支架,就凭借高超的技艺和经验,用不规则的片石和黄泥粘砌垒筑,建成了一座座坚如磐石的古堡。羌碉平时用来贮存粮食柴草,一有敌情就用来抗御敌人、保卫村寨。羌锋村四周原有四座碉楼,后来被地震震垮了三座,现只剩下这一座了。碉楼有有四棱、六棱、八棱几种形式,汶川境内以四棱为主。碉楼线条垂直,棱角分明,汶川的碉楼每面都平直如削,而茂县的碉楼则有呈弧面的,略向里凹陷,其棱角更显峭厉……”

羌寨风 古碉情(1)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余地一边听一边举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拍碉楼。

马鸣领我和余地跨进碉楼门,并关照说爬楼梯要小心些,脚要横着踩。

碉楼底层层高约两米,一根独木斫成的梯子搭在楼口。墙体与地面垂直,面向村外的三面都有窗眼,窗口上下方都嵌有木枋,因为年辰太久木质早已朽坏。马鸣领头往楼上爬,余地兴致勃勃地跟在后面,独木梯很窄,她也顾不得脏了,双手抱着木梯,将脚掌横着踩在用刀斧砍出的阶梯上一步步往上攀登。我让余地先上,说:“女士优先,请捷足先登!”她也不推让,左手按住胸前的相机,往上爬去。

登上第二层,四面都是厚厚的石墙,如铜墙铁壁一般。到第三层以上,每方都有了望孔,我们每爬上一层独木梯,便扑在孔口一边往外望山景,一边喘气。每上一层楼,层高便矮一截,独木梯就短一截,四面的窗口也更小了一些。到了八楼,窗口便变成一个狭长的窗眼,光线很暗,显得有些阴森。

 终于爬上碉楼顶,我迎着山风长舒了一口气。马鸣坐在碉楼箭垛上悠悠然抽着烟,余地异常兴奋在问他什么问题。

 整个山寨一览无余。民居沿坡而建,错落有致,地面有曲折巷道相连,房背上家家可通,全村建筑浑然一体。寨子中、寨子周围,核桃、花椒、苹果、樱桃成林成片,绿树掩映羌楼,小桥流水绕村落,时不时传来声声犬吠和鸡鸣,一派浓浓的羌风古韵。看着这一大片紧紧相连占了半坡山的石砌羌楼,我想,这“古堡”可以说是羌寨风情的形象体现,它那么古老,又那么神秘,真该好好探究一下。

 秋风带着深深的凉意,不敢久留,我们便小心翼翼地梭下楼,回到石坝。余地这才发现坝子中央有一个火塘,火塘边鼎立着三块石头。马鸣对我们解释说,这三个石头,一个代表女神,一个代表祖先,一个代表火神。“羌族处于多神信仰阶段,崇信30多种神。”他说。“天神、火神、山神、树神、羊神,都是自然崇拜类的神;供奉家神祭祀祖先,是为了保佑家人平安;羌族还祭祀劳动工艺之神,象建筑神、石匠神、铁匠神、木匠神等,表明手工艺在羌族社会中的重要地位。

羌寨风 古碉情(1)(原创)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我们走进寨子,马鸣找来村长介绍情况。村长说:“全村130多户人家,近800人。我们村交通很方便,距成都只有126公里……”村长引我们在羌家碉楼间狭窄的小巷中穿行,仿佛走进羌族古老的历史。他带我们到他的家里,这是一处典型的羌族民居,堂屋正中,有一根中心柱,上面贴着一张红纸,上书“水火平安”四个字。村长解释说:“这是顶梁神,羌语叫‘祖弥切’。这根柱子是由羌族祖先在西北游牧时帐篷的中心柱衍化来的,它既是神祉,在碉房中又有实际的支撑作用。”

我问:“羌锋村有神树吗?”

“有。”

羌寨风 古碉情(1)(原创)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我们跟着村长来到寨子背后的山坡上。一棵参天古树巍然屹立,枝干遒劲,山风吹过,呼呼吟啸,苍凉神秘。一条清澈的山溪就从它旁边的灌木丛中流进村寨。不言而喻,这就是神树了。我仰望神树,似乎真的有灵,一抹金色阳光照亮了整棵树,远峰映衬,主干高举在群峰之上。“这是什么树?不象皂角树。”这话刚出口我就觉得很不得体,有亵渎神灵的意味。村长似乎并不在意,回答说:“我们叫‘色泼’,翻译成汉语不知该是什么树。”往山下走的路上,我和余地又提了有关民俗和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一些问题,采访到不少素材。村长无意间说到前不久县旅游局王局长,曾带人来搞过培育“中国西部羌族风情第一寨”的规划,我们很感兴趣,问村里有没有这个材料,村长摇了摇头。马鸣说:“我给王局长打个电话,叫他找一份给你们送来。”

 马鸣查了查电话本,打开手机给王局长通话。不一会儿,对我说:“成了。他现在正在乡下,要晚上才回县城,答应明天上午8点半钟把材料送到威州宾馆来。我们立即赶回汶川县城,在威州宾馆吃晚饭,已经安排好了。晚上你们就住威州宾馆。”

 我们又上车,我仍依依不舍,说:“可惜,这么好的民俗旅游资源没有开发利用!”

 马鸣道:“一是没有资金,更重要的是观念,村里的干部没有经济头脑。我们明天要去的桃坪寨就不一样了,你们可以好好考察一下,他们是如何利用独具特色的民族村落和风俗民情来发展观光旅游业的。”

 越野车往北朝汶川县城方向行驶。到飞沙关,关口绝壁上有“石纽山”三个遒劲大字。马鸣说;“这石纽山是汶川县境内的一处古迹,大禹就出生在山上的刳儿坪。司马迁《史记·六国年表》曾记载:‘禹兴于西羌。’《大禹志》记载:‘禹生于石纽。’《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写得更详细:‘鲧娶于有幸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壮未孳,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为人所惑,因而妊孕,剖胁而产高密(即大禹)。家于西羌,地曰石纽。石纽,在蜀西川也。’古时,绵池一带的羌民们在石纽山上修建了一座禹王庙,表达对大禹的崇敬,可惜早已毁坏,现仅存一座戏台。由于刳儿坪是大禹的诞生地,羌族人都视为圣地,不敢在这里放牧、居住。若有人因犯罪逃到这里藏身,也没人敢来追捕。”

 马鸣说:“羌族聚居区的县城名字,大都和水、治水有关。比如北川县原名治城县,这个‘治’和理县的‘理’,大约和大禹治水理水有关,鲁迅有一篇小说就叫《理水》,是写大禹治水的。汶川的‘汶’,古与‘岷’通,汶川就是指岷江,也应是大禹所治之水。”

 我说:“禹的父亲用‘息壤’来‘湮’洪水,反而让洪水泛滥造成更大灾难。大禹改‘湮’为‘导’,劈山开沟,疏通九河,放水入海,将汤汤洪水治服。大禹文化是羌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羌人至今善于掘井、筑堰、淘滩,正是继承了大禹治水文化的传统;大禹文化也是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份,李冰的‘深淘滩,低作堰’,‘逢正抽心,遇弯切角’,正是对大禹治水方略的发展,都江堰至今仍造福于四川人民。”

 余地感叹地说:“是啊,不管哪个民族的文明,总是同他们控制水的能力相关的。”

 夜宿威州宾馆。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