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唐马”郑愁予和背负诗囊的李贺(原创)  

2009-02-16 13:23:28|  分类: 说长道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马”郑愁予和背负诗囊的李贺(原创)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唐马”郑愁予和背负诗囊的李贺(原创)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唐马”郑愁予和背负诗囊的李贺

 

                                              右岸左人

 

 在台湾诗坛,郑愁予是我最喜欢的诗人之一。

 提到郑愁予,就想起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的句子,虽然他的名字与辛词的“正愁余”并无关联。郑愁予的《错误》《火炼》《佛外缘》《小小的岛》等是我非常喜爱的诗作。

 偶读闲书,看到港台双栖作家马家辉在随笔集《爱恋无声》中的小说《悲哀城》里,引用了郑愁予的诗“斑驳如一匹背负诗囊的唐马”。马家辉还在《把手机看成小孩子》一文中再次提到郑愁予的这句诗:“一直使用某型号光亮闪闪的手机,初时嫌它太光太亮,容易磨损刮花,颇不惬意,其后发觉机身上的损痕与斑驳竟也展现几分‘成熟’的魅力,它们是我的历史、我的记忆,它是我的生活的刻铭。记得曾读郑愁予诗句,大概是“三十未死,四十有何话说,斑驳如一匹背负诗囊的唐马”吧,正因斑驳,才有国宝的惑人魅力。”足见马先生对郑愁予这首诗的偏爱。

 我一见郑愁予的这句诗,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震撼,非常想找到出处,找到原诗,查遍《郑愁予诗选》,搜索谷歌、百度、新浪等网络,遍觅不得,十分遗憾。

 郑愁予说“三十未死,四十有何话说”,是对比李贺的生世而发的感慨。李贺,字长吉,唐代天才(李白是诗仙,他是诗鬼)诗人,却命运乖蹇,英年早逝,只活了不到27年;郑愁予自己“三十未死”,已经赚到了,那么“四十有何话说”呢?虽然“斑驳如一匹背负诗囊的唐马”。“斑驳唐马”应当是郑愁予自己的写照。

 郑愁予以李贺自况,他们的心肯定是相通的。他们的诗中都有一种超出凡界的才气,其人其诗又都具有一种神秘感,虽然李贺表现为奇警峭拔,诡谲怪诞,冷艳瑰异,抑郁感伤,透着一股子逼人的阴气、鬼气,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而郑愁予既有豁达爽快、洒脱仁侠的豪放情怀,又有温柔华美、优雅曲折的婉约韵致,但二者共有之神奇的构思、超拔的想象、多变的意象、奇特的语言、色彩缤纷的艺术境界,足以让李贺在大唐诗坛独树一帜,也足以让郑愁予在台湾诗坛、中国诗史上高据一席。他们还都有用“诗囊”储存自己灵感的习气,李贺骑一头跛脚驴子,背一斑驳的“古破锦囊”,出外寻找灵感;郑愁予作诗便斑驳如一匹背负“诗囊”的唐马了。

 唐李商隐《李长吉小传》说:“(李贺)恒从小奚奴,骑距驴,背一古破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及暮归,太夫人使婢受囊出之,见所书多,辄曰:‘是儿要当呕出心乃已尔。’上灯,与食。长吉从婢取书,研墨叠纸足成之,投他囊中。非大醉及吊丧日,率如此。”宋代诗人苏轼在《次韵王晋卿奉诏押高丽燕射》里提到这个典故:“锦囊诗草勤收拾,莫遣鸡林得夜光。”陆游也在《衡门独立》中写道:“宋清药卷贫来积,李贺诗囊病后空。”于是,后世以“李贺诗囊”喻诗文之优美,或形容呕心沥血写诗作文之辛苦。

     “唐马”郑愁予和背负诗囊的李贺(原创)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唐马”郑愁予和背负诗囊的李贺(原创) - li-qy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李贺背负锦囊觅诗图                                             大唐诗鬼李贺诗意

 我们今天也有“锦囊”,那就是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就是电脑里的博客、记事本,将灵感激发的只言片语,琐碎的瞬息即逝的奇思妙想,一一记写下来,象一片片一张张便笺投进“锦囊”,然后点化为诗,演绎成文,日积月累,锲而不舍,便会积淀起厚重的文化底蕴。

 被誉为“天纵奇才”“力挽颓风”的李贺,给我们留下了二百四十多首诗,“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黑云压城城欲摧”,“雄鸡一声天下白”,“石破天惊逗秋雨”,“天若有情天亦老”等佳句,哙炙人口,交口称誉,而《听颖师弹琴歌》、《梦天》、《金铜仙人辞汉歌》、《李凭箜篌引》、《巫山高》、《江楼曲》、《天上谣》、《帝子歌》、《湘妃》等诗,至今传诵不已。

 领有“浪子诗人”、“游侠诗人”、“抒情诗人”、“海洋诗人”、“山水诗人”和“现代唯美诗人”等不同称号的郑愁予,本是一个运动健将,在诗里却是一个多情才子;身为现代派主将,诗篇却处处荡漾着汉韵唐风;他的诗,豪放如李白,婉约似李商隐,在豪放与婉约间“取得了一个极其自我的,又极其自在的平衡点”。无论是“有使命的诗”或“没有使命的诗”他都写,诗的主要内涵是“仁侠”与“过客”,他的“仁侠”精神和生命的“无常观”,是仁侠精神与浪子情怀的结合,“孤独”成为郑愁予无法逃避的宿命。纵观郑愁予的诗作,多写孤独“儒侠”的彷徨与多情“浪子”的乡愁。代表作有《错误》《水手刀》《望乡人》《情妇》《在温暖的土壤上跪出两个窝》等,语言汲取了中国古典诗歌的精髓,古韵十足,而又十分现代。正如杨牧在《郑愁予传奇》中所说:“自从现代了以后,中国也很有些外国诗人,用生疏恶劣的中国文字写他们的‘现代感觉’,但郑愁予是中国的中国诗人,用良好的中国文字写作,形象准确,声籁华美,而且绝对是现代的。” 

 郑愁予自己说:“诗是写给‘二己’,一是‘自己’,一是‘知己’。诗人,当完成一首诗,常会在置笔的顷刻有些满足感,别人难以分享,这便是诗是写给‘自己’的初衷。但是一经对外发布,则必然引起反应。如有幸引起读者的共感,便就是诗也是写给‘知己’的原因了。”(《诗创作观》,载《中华新诗选》,台湾文史出版社)这就是说,诗,首先是写给自己,然后才是写给知己。写给自己,诗才真;真诗真我,也只有知己才能懂,才会有“共感”、共鸣。

 郑愁予写诗,写给自己,为伊消得人憔悴,自己却“斑驳如一匹背负诗囊的唐马”。倘若,“骑距驴背一古破锦囊”的李贺读到郑愁予的《易经》,也一定会大加赞叹引为知己吧。而我,愿作古今中外优秀诗人们的知音,心意相通,声气相求,水月相映。 

 

                   易 经

 

雨润过

飞白

蓝天在

    裱褙

 

整张下午

柳枝老是写着

    一个燕字

 

而青虫死命地读

蛛网那本

    线装的易经

 

生门何在

卦象平平 

                                                                                                  (图片采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