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朵洛姑娘的微笑和百年锅庄  

2010-01-28 22:16:53|  分类: 篱外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朵洛姑娘的微笑和百年锅庄
周伟/文
    


  康定距成都并不远,沿川藏线驱车大半天时间就到了。
  成都今年遭受十年不遇的高温,很多人都跑到康定来避暑,以至于康定的街上汽车川流不息,人群也熙熙攘攘,俨然一个繁华的都市。折多河穿城而过,这个季节正是水量最大的时候,清澈的流水湍急而下,发出轰鸣,为这个城市日夜不停地伴奏,但真正让这个地方名扬世界的是一首情歌。
  《康定情歌》源于康定城郊雅拉乡民歌中的“溜溜调”,又名《跑马溜溜的山上》。据一些老人的回忆,当时的歌词与今天的有些不同,其中还有个令人陶醉的传说:康定城有一卖松光(松脂)的藏族姑娘名叫朵洛,长得异常美丽,举世无双,康定人称“松光西施”。每天早上她都要上街卖松光,康定人只要听见她叫卖松光的声音,都要打开门窗探出头来,有的是为了买松光,更多的是为了一睹“松光西施”的芳容,而《跑马溜溜的山上》唱的就是朵洛:“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照在朵洛大姐的门……”这可能是康定情歌最早的雏型了。
  其实,翻看了一下历史,我们便能理解《康定情歌》的产生并且能够如此久远地传唱,这都绝非偶然。
  千百年来,作为茶马古道物资集散地的康定,不间断地有马队从藏区出来,从这里前往汉区;也不间断地有马队由汉地驮来茶叶、丝绸等再从这里出发进入藏区———这种交易历史上称为“茶马互市”,就在这个过程中,康定由荒滩渐渐发展成市井,并且形成了茶马古道上独特的文化形态———锅庄。锅庄是来往客商驻足和交易的场所,锅庄是客栈,是餐馆,也是仓库,锅庄主既是经纪人,又往往是老板。
  有趣的是,大多数锅庄都是由女主人管家,康定人都称这些主人为“阿佳”,她们往往通晓藏汉语言,熟悉贸易行情,又能说会道,往来周旋于各地客商之间。显然,人马杂沓、商贾往来的锅庄成了川藏路上的一个商业节点,也正因为商业的流转,人员的互动,锅庄也成为一个情感的节点。每到夜幕降临,锅庄女主人在场院中燃起篝火,客居无聊的商人,马夫、背夫们开始纵情豪饮,载歌载舞,通宵达旦。
  “李家溜溜的大姐身材溜溜的好哟,张家溜溜的大哥看上溜溜的她哟,月亮弯弯,看上溜溜的她哟……”人们在锅庄舞中忘却了旅途的艰辛和远离故土的愁绪,同时在一唱一和中获得了心灵的慰藉,《康定情歌》也就在这样一个温床上萌芽并流传开来。
  入夜,我独自徜徉在折多河边,斑斓的霓虹灯照亮了沿河两岸鳞次栉比的仿古新建筑。它们都被粉刷一新,河岸也被驳得整整齐齐,栏杆的石柱上都有雕刻,显然费了不少工夫,但康定还是给了我一点小小的失落感———我在城中打听,还有没有老锅庄留下,得到的回答自然是没有,只有卡拉OK和舞厅。
  一个浪漫的打箭炉(编者注:康定的旧称)消失了,在这条内地通往西藏的大路上,商业大潮正侵袭着康定这个弹丸之地,昔日情歌缠绵的跑马山如今只剩下老人晨练的身影,婉转的歌喉淹没于城市的喧嚣。
  一切正在渐归于淡。

                                         (《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10期 )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