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疯人 情人 诗人 吴宓教授的三位一体  

2010-03-17 18:55:17|  分类: 篱外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人 情人 诗人 吴宓教授的三位一体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疯人 情人 诗人 吴宓教授的三位一体

 

文 /朱正文 

 

  人物名片

  吴宓,著名西洋文学家,字雨僧、雨生,笔名余生,1894年生,陕西省泾阳县人。1917年,23岁的吴宓赴美国留学,攻读新闻学,1918年改读西洋文学。 
  留美十年间,吴宓对19世纪英国文学尤其是浪漫诗人作品的研究下过相当的工夫,有过不少论著。1926年吴宓回国,即受聘在国立东南大学文学院任教授,讲授世界文学史等课程。1929年9月,钱钟书成为吴宓的得意门生,师生间常有诗词赠答与唱和,然而1937年因钱钟书一篇书评,师生关系曾紧张了多年。 
  吴宓的一生,争议很多,“疯狂”的事也干了很多。他与好友姚文青谈话时,曾经引用过莎土比亚的一句名言:“疯人,情人,诗人,乃三而一,一而三者。”姚文青回忆,吴宓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些自喻的味道。

   新派的古董 

  吴宓的一生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安静,而是充满了各种矛盾。
  季羡林在《始终在追忆着他》一文中,曾这样描写吴宓:“雨僧先生是一个奇特的人,身上也有不少矛盾。他古貌古心,同其他教授不一样,所以奇特。他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同其他教授不一样,所以奇特。别人写白话文,写新诗,他偏写古文,写旧诗,所以奇特。他反对白话文,但又十分推崇用白话写成的《红楼梦》,所以矛盾。他看似严肃、古板,但又颇有些恋爱的浪漫史,所以矛盾。他能同青年学生来往,但又凛然、俨然,所以矛盾。” 
  在新旧文化的问题上,吴宓与胡适显然是“死敌”。有一次,吴宓与胡适在一个酒会上碰到了,当时北京人流行用“阴谋”二字,胡适一看到吴宓,就开玩笑说:“你们《学衡》派有什么阴谋?”吴宓说:“有。”胡适笑着说:“可得闻乎?”吴宓说:“杀胡适!”这段对话一时成为笑谈。 
  吴宓看不上白话文,却对白话版的《红楼梦》痴迷不已。他在昆明滇池大观楼举行《红楼梦》座谈会时,近乎肉麻地称自己为紫鹃,后来在别的场合,也多次直截了当地说自己是紫鹃,因为紫鹃对林黛玉的爱护是一种纯粹。 
  有一则小事很能说明吴宓对《红楼梦》的热爰。当年昆明文林街开了一家小饭馆,老板脑袋一热,想取名为“潇湘馆”,吴宓听说后大为恼火,认为这亵渎了他心中的林妹妹,因为林妹妹住的地方就叫“潇湘馆”。于是,吴宓提着手杖前去说服,说服不了,就用手杖一顿乱砸,逼得老板只好把“潇湘馆”改为“潇湘食堂”,吴宓这才作罢。 

  从不晦谈对女性的喜爱 

  吴宓曾在课堂上公开讲:“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儿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人便觉浊臭逼人。”当年在清华上课时,吴宓看到女学生站着听课,会立刻跑出去替她们找来凳子坐;有一次点名点到“金丽珠”这个名字,吴宓情不自禁地说:“这个名字多美。”全班大笑,弄得这位女学生也满脸通红。更离谱的是,吴宓还为女学生作弊,自己费劲翻译的文章,署上女学生的名字拿去发表。 
  说到吴宓的第一次婚姻,也很有意思。 
  吴宓当年在哈佛大学读书时,清华的一位同学把妹妹的照片寄给他,想让他在美国留学生中物色个对象。吴宓把照片拿给哈佛的一位同学看,这位同学只说了四个字:“小家碧玉!”就不再理睬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吴宓向清华的同学毛遂自荐,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正当吴宓感到郁闷的时候,他的清华同学陈烈勋来信,说他的姐姐陈心一从杭州浙江省立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因为择偶条件太苛刻,24岁仍未出阁。陈心一曾经听陈烈勋谈起过吴宓,也读过吴宓的文章,看过吴宓的照片,非常倾心,所以托弟弟介绍,想和吴宓结为秦晋之好。 
  吴宓接到信后,偷偷咨询了几位朋友,多数竟不赞成,他们认为回国之后,可以尽情挑选恋爱对象。但好友汤用彤建议,如果陈心一诚心诚意,就不要错过机会。吴宓自己拿不定主意,一直没有给陈烈勋明确答复。结果暑假的时候,陈烈勋跑到哈佛,想说服吴宓接受姐姐的求婚。陈烈勋告诉吴宓,这大半年来,陈心一在家推掉了所有的求婚者,都是为了吴宓。 
  吴宓被难住了。答应吧,又没见过面,不答应吧,又枉费人家痴心一片。于是,他拜托清华好友朱君毅,让其未婚妻毛彦文调查一下陈心一(两人是同学)。调查结果令吴宓很满意,于是给陈烈勋回信,正式答应了这门婚事。然而,几个月后,吴宓就后悔了,写信解除婚约。信发出去之后,吴宓生病住院,出院后,他又开始后悔不该跟陈烈勋说取消婚约的事儿。吴宓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汤用彤,汤用彤说:“取消婚约情理不容,你前面既然已经答应,陈家可能已经将此事通知了亲朋,你后来忽然取消,人们会怀疑陈心一有什么不能容忍的、无法改变的毛病,这要一传十、十传百,可了不得,将来陈心一背着这个‘莫须有’的黑包袱,如何能嫁得出去?你该为她、为她家想想。” 
    就这样,吴宓娶了陈心一,并和她生了三个女儿。 

疯人 情人 诗人 吴宓教授的三位一体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1923年,吴宓与妻子陈心一、长女吴学淑在南京 东南大学。

      苦恋毛彦文 

  吴宓感情丰富,一生爱的女人无数,他的日记中女人出现的数量之大,范围之广,是同时期文人绝对无法比拟的。这些女性中,有的是他的学生,有的是同事的女儿,还有同学或是朋友之妻,说吴宓一生为情所累,并不为过。

  在众多女性中,吴宓最受人话柄的,是他与毛彦文的情感纠葛。 
  毛彦文原本是吴宓好友朱君毅的未婚妻。朱君毅从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与吴宓同在东南大学执教。1924年,朱君毅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别的女孩,便以近亲结婚有害子女健康为由,要与毛解除婚约。毛彦文苦等朱君毅六年,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于是找到吴宓,请他劝劝朱君毅。吴宓真心调解,但朱君毅不为所动,即使丢掉工作也要解除与毛彦文的关系,最后没有劝成。 
  事实上,早在朱毛热恋时,吴宓就喜欢上了毛彦文。毛彦文被朱君毅抛弃后,吴宓内心狂喜,他不顾亲友的反对,迅速休了发妻陈心一,对毛彦文发起了旷日持久的爱情攻势——要为她找工作,要资助她出国,鞍前马后,乐此不疲。 
  然而,毛彦文是新女性,有着旧式文人作派的吴宓并不是她的意中人,再加上她与陈心一同学、朋友的特殊关系,便拒绝了吴宓的资助,实际上是拒绝了吴宓的爱情。吴宓不死心,转而以朋友的名义给她寄钱。毛彦文也许是被感动了,1931年夏天,应吴宓“强求”,毛彦文从美国赶往欧洲,与吴宓相会,准备和他结婚。不料,吴宓却出尔反尔,将结婚改为订婚,亲手葬送了自己7年的追求。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在巴黎见面时,窗外下起飘泼大雨,时间又太晚了,没有回校的汽车,毛彦文走不成,吴宓对她说:“我反对《西厢记》中的张生,我赞成《红楼梦》中的贾宝玉。贾宝玉从不对林妹妹动手动脚。”两人同床共枕,吴宓还真有些“非礼勿动”的君子之风。唉,这个老夫子,真不知是天生愚呆,还是另有所爱。 
  1935年,37岁的毛彦文突然嫁给了年近七十的原国务总理熊希龄,这让吴宓备受打击,他甚至要求自己的学生贺麟用电话骚扰这对新婚夫妇,贺麟不干,吴宓还“生怨尤之愤”。毛彦文婚后的第三年,熊希龄突然去世。吴宓不死心,想要重温旧梦,但毛彦文并不理睬。吴宓对毛彦文念念不忘,为她写下了大量诗文,20世纪60年代初,他还请人专门画了一幅毛彦文的肖像,挂在房中每日自赏。
  吴宓的第二任妻子是他的学生邹兰芳,这对师生恋是邹兰芳主动的,她因家中成分不好,需要有一棵吴宓这样的大树做庇护。 
  吴宓虽与陈心一离婚,关系并未恶化,反而相处很好。吴宓每月一领到工资,就会按时给母女送去,陈心一精心养育三个女儿的同时,还经常为前夫做些缝被补袜子之类的活儿。邹兰芳去世后,好友姚文青曾经劝吴宓与陈心一复合,陈心一和三个女儿也同意,但吴宓反应强烈,他不仅骂了姚文青一顿,气愤之余,还用拳猛击其后背。当天晚上,吴宓还大搞迷信,“乃于静夜在家中焚香请神,咒诅其人速死。”因为这一点,吴宓成为很多人眼中的“神经病”。

        题头照片:吴宓(左起第三)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与朋友合影。1931年,吴宓赴欧旅行,想与毛彦文在欧洲结婚。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