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青义江村访克非  

2010-06-01 12:21:0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访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青义江村访克非

右岸左人

 

2010516日下午,天气晴好,与朋友一起去青义拜访著名作家克非。

翼宇开车迅疾又平稳,20多分钟便从绵阳城区到达青义镇。小车离开宽阔的大道进入乡间土路,路道狭窄,行不过二三十米就没法再往前开了。我们刚下车,克非便笑吟吟地迎上来,他听见车响,知道我们到了。

宗年开玩笑说:“你看,你左人的面子多大,克老师亲自出门迎接了!”

克非现在的居所,是25年前省作协为了让他便于在农村体验生活给他修的“乡村别墅”,从此便落户江村。如今,我已难辨房屋当年的方位,它早已淹没在大片农民的新居中,而且是其中最陈旧最简陋的。所幸的是,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当编辑的女儿脚印(阿来《尘埃落定》、韩东《扎根》的责编)已为她父母在绵阳城里买了一套新居,马上就要乔迁了。

走进他的农家小院,第一眼就警惕地搜寻屋檐下,那里有一只总是栓着铁链的凶狠狼狗,却看见一条小黑狗,见生人来了也不吠不叫。我问:“狼狗呢?”翼宇说:“老死了。”克非脸带悲慽,养了十几年的爱犬,关系也应当是“情同手足”了吧。

在他底楼的工作间(他称之为“陋室”,典出“陋室铭”吧。他的书房在楼上)坐下,克非忙着要给我们泡茶,翼宇说:“克老师,不用了,我们在附近找个农家乐喝茶,好摆龙门阵。”克非点头。

                 拜访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左边坐的是在“秋天里独白”的著名“青年诗人”雨田

我奉上近期与人合著的两本新书《人·社会·文化——在文化社会学的视野中》、《民族·旅游·文化变迁——在社会学的视野中》,说,最近十多年由于工作上的关系我主要从事民族、民俗文化保护与开发利用的研究,先是在茂县、理县、汶川、北川做羌族文化的课题,后来知道“扎坝”这个很少为学术界知晓的“女儿国”,便转为考察研究藏族的走婚习俗了。扎坝是块人类婚姻研究的“风水宝地”。这些年,我出版和发表的东西多是社会学、民族学、旅游研究方面的,几乎与文学无缘。

原创】青义江访村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原创】青义江村访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克非问我最近在做什么?我说,先是在做扎坝走婚习俗的调查,准备写一本人类学研究的书。去年一朋友约写电视剧本,就搁下来了。现在正在写《1937年:走婚大峡谷》,是照长篇小说构架写的,写成后再改剧本。

克非说,先写小说是对的,小说先要有一个好的故事,调查研究的书也一定要写出来。

他拿出他的新作《红学末路》,问我:“第一本你有没有?”

我知道他问的是《红楼雾瘴》,笑道:“有!——在地摊上买的。”

他坐到电脑桌边,打开新书,在扉页上奋笔题写:

老朋友左人先生教正

                                     克非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

这是他出版的第二部批脂砚斋的著作。有评论家称,此书无异于宣告,自胡适以来的80年红学界,遭遇一次最强地震。他也因之被称为“红学界的福尔摩斯”他说,第三本批“红学”的书稿已经写好了,接下去就打算“重操旧业”写一部长篇小说,还想研究三星堆。

他已经80高龄,尚生气勃勃,壮心不已,实在让我惊异和感动。

我突然想起30多年前的一段往事。197681622时零6分,松潘-平武发生7.2级地震。我在剑阁进修校工作,成天忙着买塑料布、竹竿,借学生的高低床搭建“地震棚”,整个单位忙忙乱乱、人心慌慌,折腾了半个多月。我出差到剑门关,特别到汉阳刹一脚去看望克非。当时他在剑阁汉阳区委挂职任副书记,他见了我第一句话就问:“最近在做什么?”

这几乎是我们每次见面时,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我回答:“忙抗震呀,东一下,西一下的,什么事都没干成。”

他平静的应道:“它震它的,你写你的!”

我被震撼了!

原创】青义江村访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与克非合影,在剑门皇柏驿道                   雨田 摄

 

2008512日下午228分,汶川发生8级地震。当时我正在成都光华村6层楼的家里,房子巨烈晃动,电视墙上摆放的花瓶等物什掉到地上摔得粉碎,靠墙放的大理石圆桌被震得离开墙壁一尺远……。经历过1976年地震的我,没有丝毫的恐惧,平静地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房屋晃动着,地震不肯停息下来。我走到客厅窗前看下面草坪,早已人声鼎沸,逃离楼房的人们乱作一团。直到地震完全停止,我才走下楼去打听消息。

以后余震不止,成千次上万次。我坐在电脑桌边,震感明显,只在心里说道:“又震了。”该干啥还干啥。再往后,习以为常,就像清风拂面,春水泛起涟漪,我的心却纹丝不动。

克非那句“它震它的,你写你的!”成了我地震期间的座右铭。

30多年前汉阳那次拜访,我问克非看过我寄给他的小说稿没有,那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文化革命中写的,自然是“革命概念”的产物)。

他的回答直截了当:“你不会写小说!”

“应当怎样写?”

“你好好读读《红楼梦》!”

我想,这是他对我的告诫,也是他自己的经验,他后来写作的批脂砚斋“三部曲”(足足有100万字),正是他研读《红楼梦》的心得,可见他读《红楼》,功夫下得之深

 

原创】青义江访村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右为绵阳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主席刘大军

拜访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我们上车,到了一处环境优雅的农家乐,年青的女主人出迎,我们才知道这农家乐是而今已成为“知名作家”小涓的侄女开的。

寻一处视野开阔的楼台坐下,泡上清茶,克非的“话匣子”又打开了(当年在绵阳,作家俊民就曾说过“只要他的话匣子一打开,没有人能插上言”)。他谈到《红楼梦》,提起苏川研究《聊斋》的事(差不多20年了,他居然还记得),还说他对三星堆非常有兴趣。话头一开,便滔滔不绝,侃侃而谈,发表了许多精辟独到的见解,我受益匪浅。

他的谈话,给了我许多启迪,触发了我对走婚大峡谷进一步的思考。

                          拜访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前排左为克非,前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的著名作家。

右为原绵阳市文联副主席、《剑南文学》主编谢宗年。后排翼宇、小涓夫妇

 

 

    补白:往事历历

 一次,同周克芹、高缨、俊民一起参加绵阳的一个文学讲习班。我突发奇想,将他们三位的代表作连成一句话,向学员介绍:“今天是达吉和她的父亲、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相逢在黑暗的尽头!”此言一出,笑声一片,满座粲然。

大家都知道,高缨的《达吉和她的父亲》发表后改编为同名电影《达吉和她的父亲》,被峨嵋电影制片厂和长春电影制片厂共同合作搬上银幕;周克芹的长篇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获第一届茅盾文学奖;俊民的《相逢在黑暗的尽头》,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出版,获得好评。

 

  高纓(左三)、绵阳市委宣传部长谢能勋(左四)、周克勤(左五)、刘俊民(左六)与绵阳文学界朋友合影 

          原创】青义江村访克非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