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克非:绵阳文学的灯塔  

2010-06-01 16:23:28|  分类: 文学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非:绵阳文学的灯塔 - 右岸左人 -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部落客

克非绵阳文学的灯塔

新报记者 郭鸿雁

 

    在绵阳这块文学土壤上,古有李白,今有克非。

    论及到当代绵阳文学界的影响,晚生们一致公认:生活在青义镇乡村的克非,是绵阳文学的一座灯塔。因写下《唐明皇》而蜚声中外的著名作家、剧作家吴因易曾在沙汀的80大寿宴上,对克非纳头拜师,此后在克老面前常怀躬省,如小孩。绵阳文坛一串响亮的名字论及克非,共同的期望都是,希望老先生永远健康长寿。借用巴老对冰老的概括:“有你在,灯亮着。”大家也希望,克非,这座绵阳文学的灯塔,亮得久些,更久些……

    涪江岸边的农家小院,夏风微凉,阳光初透。本报记者再次走进青义镇上克非老人的家。今年刚80岁的克老一身白色棉衣,盘扣,身板依然挺直,笑容满面地在门口迎接我们。他养了十几年的一条狼狗已经老死,又养了一条才几个月大的黑色小狗,在院子里吠吠欲扑,克老小心地将小狗关进后院门,才将我们让进书房。

    书房里除了满满当当的书,还新添置了一台液晶电脑,正开在新闻网页。克老说,每天看新闻是他的必修课,有时还会利用互联网这个大数据库查找资料,他的视力不错,不用戴眼镜。


关于《春潮急》

    克非先生最有名的作品,自然是《春潮急》。由于作者丰富的生活积累及独特的表现手法,使这部小说具有不同于“文革时期”同类题材的鲜明个性,被文学史家称为“是十年浩劫中多少可以填补这段空白的难得之作”。“这部作品和其它类似情况的作品在一起,在十七年文学和新时期文学之间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历史性桥梁。”

    一谈到《春潮急》,克老依然激动:《春潮急》当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时,首版就印了21万册,一面世,人们排着长队争相购买,竟然在半天时间里,就被抢购一空了,简直是个奇迹!因此《春潮急》出版的当年就被大量加印,一版再版。同时,农村读物出版社还有全国各地的出版社翻印了好几百万册。

    克非先生是“文革”之中全国最早拿到稿费的作家,当记者好奇地问克老当年拿到多少稿费时,克非先生叹息道:“文革”时期,是不讲什么知识产权的。那五千元稿费是远远不够的。《春潮急》一套两卷,共有80多万字呢!不算版税,那稿费至少也应该给我五万块吧?如果再加上再版和各地翻印的书,那就差得更远了。而我的这本书却让出版社赚大钱了,完全可以盖一栋大楼了。那时盖大楼要不了多少钱的……克非先生哈哈一笑。

    从克老口中才得知,《春潮急》是于“文革”当中的1974年问世的,很多读者都以为他的这本书是在“文革”期间写的。“其实早在1956年我就开始着笔写《春潮急》了,到1959年便写完了初稿。后来,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小样都印出来了,这时“文革”突然爆发,就耽搁下来了。”这也正是他之所以能够在“文革”当中还能拿到稿费的原因。当时有个规定,以标志“文革”的“五·一六”通知为界限,凡是此前已在出版社印出小样的书稿,可以给作者补发一定的稿费。克非的这本书虽然受到了“文革”的影响,但出版社坚持认为《春潮急》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就紧紧抓住不放了。不过,在那种极其特殊的政治气候和环境中,坚决要求克非去修改。“这一改,改得我好苦啊!整整在上海改了一年多的时间。原来的书稿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但在当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不过只改掉了五万多字,又重写了五万多字,但却大大违背我的的初衷和意愿,所以改起来也是相当艰难和恼火的。有好几次我都忍无可忍,要打道回府,不想出这本书了。当时《春潮急》的责任编辑是邹韬奋先生的女儿,是位很好的同志,我最后还是禁不住她和上海朋友们的苦苦相劝,结果书出来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克非先生所写的这部有着浓郁生活气息,描写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川西北农村生活的长篇小说,尽管其中有着一些无法抹去的“文革”印痕,但在这段极其特殊的中国文学史中,却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许多不同版本的《中国当代文学史》都给予《春潮急》极高的评价,称其为“文革”时期出版的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长篇小说。难怪当年《春潮急》会成为一部深受群众喜爱的畅销书,以至于一时洛阳纸贵呢!有位华侨来拜访克非时,说有不少海外华人也非常喜爱《春潮急》,还曾联名将这部小说向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推荐提名。


对绵阳有特殊感情

    作为一名早就享誉全国的知名作家,克非完全可以在条件优越的大城市生活,他为何一直选择在绵阳的乡村定居?

    克非原名刘绍祥,1930年1月生于眉山县伏龙乡。1950年6月以前,一直在家乡眉山县读书。高中毕业后即参加工作,先在四川安县县委宣传部作干事,1955年调绵阳专署,1957年调绵阳地委任干事。编制在机关,但长期在农村从事基层工作。1979年底调四川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至今。

    早在1985年,克非就把全家搬到了农村,当时许多人都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事。直到现在,有关部门和一些朋友还在劝他搬回城里去住呢。但克非说:“我早已习惯农村生活,也打算在农村老此一生了。我写了一辈子农村和农民,现在也离不开农村和农民了。其实我自己也是生于四川眉山农村的,自然也是长于农村的。后来虽然户口进了城,编制也在领导机关,但我仍然还是喜欢到农村去蹲点的。就是在成为专业作家之后,我还去剑阁山区挂职蹲点,而且一去就是10年呢!所以我对农村是很熟悉的,对农民也是很有感情的。我到农村定居,倒也不完全是为了体验生活,主要还是想图个清静,少些干扰,多有一些自己的时间。如今我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几个月就能写出来了。因为我的生活很有规律呀,每天上午看书读报,或者出去散步、钓鱼。午睡起来写作,晚上继续写作……

    想来正是得益于这安宁闲适的乡居生活吧,80岁的克非先生始终保持着极其旺盛的创作活力。归居田园二十余年来,笔耕不辍。他除了一往情深地继续写着短篇、中篇和长篇的乡村小说外,还半道出家,以独特的视角和思考,另辟蹊径地潜心研究起《红楼梦》和《三国演义》来,且收获颇丰。近年来,陆续出版了《闲读三国乱弹古今》、《红楼雾障》、《红楼末路》等学术著作。其中,由重庆出版社出版的近40万字的《红楼末路》,还在2006年荣获了“四川文学奖”。

    目前,克非先生正在创作他的“红学批判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作品,已经写了20多万字,计划要写40来万字。

    祝愿克老身体康健,再出佳作。

    

     篇首照片:克非的乡居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