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行囊:右岸左人的博客

洒脱地做人 执着地做事 艺术地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半个作家,半个旅行家,加半罐水教授。◇无论创作、做学问或执鞭授业, 都常处于亦梦亦醒的迷蒙之中。 ◇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旅游。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走婚与四川藏区的“爬墙文化”  

2018-01-02 12:40:41|  分类: 走婚部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婚与四川藏区的“爬墙文化”

右岸左人


[关键词] 走婚;爬墙文化;学术价值  
[提  要] 四川藏族地区不少地方有男子爬墙走婚的习俗,作者提出以“爬墙”为标志 的“爬墙文化”的概念,从一个新的视角去审视和研究与走婚、母系家庭相关的观念、道德、情感和风尚、习俗,这对于研究走婚制渐次衍化的过程,了解人类婚姻形态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

        走婚就是两情相悦的当事人双方,基于性爱和母系家庭延续后代的需要,男子夜晚到女子家过夜,次日天亮前离去,男女双方各居母家的一种婚姻形态。这种“男不娶、女不嫁”,“夜合晨离”的婚姻,无需建立共同的经济生活,不建立共同的家庭,不承担共同抚育子女之责任(由女方家抚育),双方也不互相承担的义务。  
       据我调查,典型的走婚地域除人所共知的川滇交界处的泸沽湖(摩梭人)外,还有凉山州木里县的屋脚蒙古族自治乡屋脚村、利家嘴村(蒙古族),以及甘孜州的扎坝“走婚大峡谷”(扎巴藏族)。在川西藏区甘孜、阿坝两州,还有不少地方至今仍保留着类似走婚的习俗,保留着古“东女国”的遗风,有学者据此提出了“女性文化带”的概念[1]。
       学者们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就已开始了对泸沽湖摩梭人走婚的相关研究。人类学家蔡华先生囿于调查步履和学术视野的局限,于2003年提出“纳人(汉称摩梭人)……可能是唯一的一例曾经既无婚姻制度亦无家庭组织的社会”的学术论断[2],以至直到今天,许许多多有关泸沽湖旅游的新闻报导仍把摩梭人说成是世界上“唯一实行走婚的母系氏族群落”,甚至还有不少论及泸沽湖走婚文化的学术性文章,也称摩梭人“是世界唯一的原始母系制活化石”,“是人类走婚的仅存实例”。而事实上,早在1938年1月作为特派员的赵留芳去扎坝赈灾,就写过一篇《查坝调查记》,了解到那里有“不婚而婚,不嫁而嫁,人尽可夫,人尽可妻,使成‘规矩’”的婚俗[3]。上世纪60年代,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任新建就开始关注扎巴母系制社会,还曾在《甘孜报》上发表过文章。近年来,介绍、研究利家嘴、扎坝等地走婚的文章和著作已经相当广泛地吸引了普通读者的眼球,真不知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新闻界、学术界人士竟然如此闭塞!
        扎巴人居住的地方叫扎坝,位于道孚县、雅江县交界处、鲜水河下游的狭长河谷中,被称作扎坝“走婚大峡谷”。扎坝包括道孚县扎坝区的雅卓、扎拖、下拖、红顶、仲尼等5个乡,和雅江县江北区的瓦多、木绒两个乡。前者称上扎坝,后者称下扎坝,现有人口近1万人,在这个大峡谷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母系氏族社会遗存文化区”。
        扎巴人走婚比泸沽湖摩梭人、木里蒙古人更为奇特,被称为飞檐走壁的浪漫爱情。传统上,扎巴男女青年通常在十六七岁便开始谈恋爱,找“呷伊”(扎坝语即相好、情人、恋人。“呷”意为“爱”,“伊”指对象,合起来就是“所爱的人”。顺便说一下,扎坝话呷伊,有的译写为呷依或呷益,皆系音译。我认为从汉字的语意上讲写作“呷伊”更为妥贴——汉语的“伊”可以指“他”或“她”,便非常确切地表达了所爱的“对象”)。当地人称走婚为“爬房子”,那是因为走婚之初必须经过“杜苟”(爬墙)的考验。男子在白天约好相中的女子,便可在夜半等其家人睡下之后,沿墙壁爬上藏碉的二层或三层楼房,才能得到女方接纳,行夫妻之实。次日天亮前再从窗口爬出去,回到自己母亲家生产、生活。“爬房子”是扎巴男子走婚必须过的一“关”,没有强健的体魄和高超的技巧,爬不上楼,则只好望墙兴叹。这也是扎巴人不同于泸沽湖摩梭人、木里蒙古人走婚的一大特点。“爬墙文化”的概念则由此引申。
        爬墙文化指四川藏族地区,以男子爬墙进楼走婚或同喜爱的女子谈情说爱为标志的一系列与婚姻、家庭相关的观念、道德、情感和风尚、习俗。
         “爬墙文化”,是我走访甘孜藏族自治州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干走婚和“类走婚”的村寨以及女性文化地域后,提出来的一个文化概念。
        爬墙文化的核心区是扎坝,爬墙文化最典型的代表是扎巴人与爬墙相联系的走婚制、母系家庭、民居、信仰、婚恋观、音乐舞蹈、传说歌谣,等等。
        爬墙文化还涵盖了类走婚并具有爬墙特征的一些文化习俗。所谓“类走婚”,也可称为“半走婚”,是指四川藏区某些地域存在的与爬墙走婚相类似但并不完全奉行走婚的习俗。这有两种情况,一是“爬窗子”。青年男子在结婚前可以自由找“捱也”(情人)爬墙同女子“走婚”,但订婚、结婚(多由父母包办,并非之前走婚的“捱也”)后男子就不能再去爬墙了,若男女间还有偷情之类的事情发生,会受到男子割鼻子、女子割耳朵的严厉惩罚。康定县沙德乡、贡嘎山乡、宜代乡、吉居乡、塔公乡、朋布西乡等,以及九龙县的汤古乡、嘎尔镇、乃渠乡、斜卡乡,现在都仍然保持了婚前“走婚”爬墙的习俗,因为是从窗子爬进去,他们便称为“爬窗子”(从房顶翻进去的,则叫“翻房子”)。二是“爬墙墙”。青年男女先自由走婚后正式结婚,走婚怀上小孩就必须结婚。现在大多选择离开各自母家另组成家庭,开始由走婚制向一夫一妻制转化。马尔康县梭磨乡,金川县的马奈、俄惹、独脚沟、阿科里、观音桥(镇)、二嘎里、太阳河、毛日、集沐卡、拉足、撒瓦脚等乡(即包括除了县城周边地区的所有乡镇),仍保存着先走婚后结婚的习俗。他们走婚也必须先爬墙,要爬上楼顶再下木梯进入房间,所以称做“爬墙墙”。无论叫爬窗子或叫爬墙墙,与扎坝的爬房子几乎完全一样,不同的是走婚的扎坝,是母系社会,康定、九龙、马尔康、金川的走婚爬墙,却是在一夫一妻制里的婚前“走婚”,仅仅是结婚前的“自由”。所以我称之为“类走婚”,只是结婚前一个时段的走婚,是阶段性的,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走婚。“类走婚”现象,我认为是从母系社会到父系社会的过渡时期中,出现的一种母系习俗与父系风尚兼容并存的文化现象,爬窗子、爬墙墙都是爬房子走婚的衍化形态。这些“类走婚”地域,尽管已实行一夫一妻制,但一直还坚持着女性文化传统,女子婚前享有性自由,婚后当家。虽然在2000年11月进行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时,不少家庭将户主改为丈夫的名字,却未在事实上改变女性“当家作主”的地位,家中仍是女人为大,大小事务女人说了算,女性文化色彩非常浓烈。
        与前述爬房子、爬窗子、爬墙墙的习俗不同,丹巴县巴底乡的“爬墙子”则和“性”无关。爬墙子大都是几个小伙子同几个姑娘事先约好了的,比如姑娘们都去某家帮忙收割,夜晚小伙子们便爬墙进去,大家在锅庄边一起玩耍,之后各自同自己选定的姑娘上床(通铺)和衣而卧,谈情说爱。直到第二天清晨,小伙子们才离开。单个约会也是如此,均不得有“越轨”行为。丹巴的这种爬墙子与扎坝和马尔康、金川的爬墙习俗相比,有爬墙上房谈情说爱类似爬墙走婚的“形”,却无走婚发生性关系之“实”。很有可能丹巴以前也是一样的母系社会,一样的走婚,后来受汉文化的影响,演变为一夫一妻制而保留下爬墙谈情说爱的习惯。因此,也应当把丹巴县巴底的“爬墙子”纳入爬墙文化的研究范畴。
        丹巴的梭坡乡、中路乡的走婚习俗又与上述情况不大一样,不是爬墙而是“顶毪衫”(羊毛外套)到女子家过夜。梭坡位于县城东南约五公里的大渡河边,与中路乡仅一山梁之隔。一到晚上两地男子翻过山梁去对方走婚,一般是几个男子相约,用毪衫捂住头,到女子聚集的藏楼或磨房变了嗓音对歌,一唱一答,唱到月儿西斜,唱到两情相悦,男子便挨到自己心仪的女子身边说悄悄话,情到深处,便双双顶着毪衫走出锅庄,或寻僻静处,或到女子屋内,做一夜夫妻。“顶毪衫”走婚和爬窗子、爬墙墙走婚一样,都是一夫一妻制条件下的婚前“自由”,正式结婚后一般不能再走婚。不过,在这被称作“东女国之都”的梭坡、中路,即使偶有婚外情事发生,也不会遭至沙德乡那种严厉的惩罚。
        除了爬墙的走婚,在川西草地牧区如雅江、道孚、康定、金川、马尔康、松潘、黑水、红原等地,还有钻帐篷走婚的习俗。帐篷也是“房”,钻帐篷犹如爬墙、钻窗,而进入帐篷之后的“同居”,与爬墙走婚的“实质”完全是一致的。更何况,据我调查,道孚县农区扎坝的小伙子(如匠人)也有去牧区玉科走婚钻帐篷的。“钻帐篷”自然也应当归结到爬墙文化的范畴里。
        从以上对“爬墙文化”的描述可以看出,这一文化带涵盖了川西甘孜藏族自治州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十来个县数十个乡数万人的地域,也许过去走婚制度曾经遍布整个雅砻江、大渡河流域甚至更大的范围,很值得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广大学者关注。这一“爬墙文化区”,涉及了从“原生态”走婚(扎坝的“爬房子”)到半走婚(康定县沙德乡、九龙县汤古乡等地的“爬窗子”,马尔康县梭磨乡、金川县马奈乡等的“爬墙墙”),到只爬墙谈情说爱不走婚(丹巴县巴底乡等的“爬墙子”),都是属于飞檐走壁式的浪漫爱情。众多爬墙走婚及女性文化田野个案的发现,极大地丰富了四川藏区的民族文化宝藏,走婚爬墙文化的神秘和人性魅力为甘孜州阿坝州发展文化旅游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众多爬墙走婚及女性文化田野个案的发现,显示了“爬墙文化”的客观存在,这一文化现象为我们认识母系制社会及其向父系制社会过渡的具体样态,提供了鲜活的研究样本,对于研究走婚制在汉文化影响下渐次衍化的过程,了解人类婚姻形态的发展都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学术意义。  

      [1] 王怀林《寻找东女国——中国西部游牧走廊中的女国文化带初探》,载泽波、格勒主编《横断山民族文化走廊》,中国藏学出版社2004年8月出版。 
      [2] 蔡华《婚姻制度是人类生存的绝对必要条件吗》,《广西民族学院学报》2003年第1期。 
      [3] 赵留芳《查坝调查记》,《康导月刊》1938年创刊号。“查坝”即 “扎坝”。文中“人尽可夫,人尽可妻”的说法虽然欠妥(走婚是有一定“规则”的),但已经传递出扎坝存在走婚习俗的重要事实。  
                                                                                              最后修改于 2007-07-22 09:27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